麋_Doe

“Do you trust me?”
“With everything. ”

【米英/APH】I Got Your Crazy[上]

I Got Yout Crazy

CP:米英

Author:麋

Rate:NC-17

BGM:I Want Your Bite(建议带上耳机以免产生不良后果)

说明:还债,FBI米xMI5英,米英打架,工作做//爱,作者抽风!

p2姿势参考,p1防和//谐

“阿尔弗雷德!”

“在?”

“别总是待在同一个地方!请挪动你的鞋跟甚至大胆地撞上在某位小姐的酥胸,来一场完美的纯情的艳遇;而不是一直用目光亲吻同一个人!该死,你监视错对象了。”

“我知道,”阿尔弗雷德拿着刚斟满威士忌的酒杯晃了晃,故意拉长尾音漫不经心地答应,“我的耳朵快被你们的高分贝给穿破了。再给我一些时间,讨厌的法国人,或许真的会出现你口中的艳遇。”

对面的弗朗西斯冷哼了一声,他偷偷掐断通讯,为了给自己那个玩忽职守的同事争取一些时间,同时也远程控制自家电磁炉给贞德做晚餐。阿尔弗雷德小口啜着微凉的酒液,他一定是糊了脑子才会在工作的时间喝今天的第三杯酒。他有些晕乎,不知是因为浓烈的酒精还是对面那双醉人的绿眸?

他直起身来,摇摇晃晃地穿过人群,期间不断对邀杯的女士报以肌肉痉挛带来的假笑,亦或是对穿梭来往的贵客施以回礼——对于他来说,这一套运用起来并不陌生,运用起来也游刃有余。当他终于到达目标近前时,对面的那位却不理不睬,热切地和他真正的目标进行交谈:

“您对近日的石油走势有什么看法呢,布拉金斯基先生?日复一日的减产可不能阻止美国页岩油产量的攀升,但此时却是投资艺术品的较好时机。”

“当然,您说的没错,但至少减产协议具有某些积极意义,我们都接收到了欧佩克团结的信号。说道艺术品,我正准备前往伦敦苏富比一趟呢,我可不会错过莫奈和黄宾虹*。”

真是有模有样啊,高尔夫、投资、领带、奢侈品,总是那些虚伪的男人们最喜欢谈论的东西,在这一点上他伪装的皮囊可真是漂亮。做他这一行的,前一秒可以笑眯眯地和你高谈阔论,摆出最优雅的姿态像个真正的上层社会,下一秒可以把你卸得连条裤衩都不剩,你还得跪着求他给你条可怜巴巴的浴巾遮羞。阿尔弗雷德深谙他旧日搭档的套路,他默不作声,挪动脚步随着音乐的节拍转到绿眼睛男人的身后,紧贴着他线条优美的脊背包裹着的顶级布料,拇指磨蹭着映着微光的酒杯边缘,眼神不断地向后方飘去。

现在那个青蛙总不能再啰嗦我了吧,我有好好地盯着目标。

他有些得意洋洋,倚靠在吧台上,塌着腰摩擦起旁边男人的肩膀,若有若无地用指尖有规律地敲击着桌面。

“那么我应该祝您的英国之旅愉快?如果您有空的话,我可以和你——”

他突然皱起了眉头,随即舒展开装作个没事人似的。

“先生?”

对面的男人有着传递着危险信息的紫色的瞳孔,他微眯起眼睛打量着他如此不自然的神色。

“没事,只是肚子有些不舒服而已。”

他重新调整脸部的肌肉,摆出相适应的笑容,在对面的男人放松警惕的一瞬间他又感觉到了一阵令人不舒服的摩擦感。

嗒,嗒,嗒……

还有恶心的敲击声。

他忍无可忍,用右手抄起盛满棕色液体的酒杯,用碰杯的声音来掩盖他手肘向后猛击骚扰男背部后发出的闷哼,然后勾起嘴唇将酒液一饮而尽,将其重重搁在阿尔弗雷德手指摆放的原位。后者正惊险的盯着离手指仅差三厘米的高脚杯底,庆幸自己躲避了断指的命运。

“柯克兰先生?您身体不适吗?需要我叫来医生吗?”

面对目标关切的问候,柯克兰先生简短得回绝了他的好意,捂着肚子一瘸一拐,消失在通往卫生间的转角。布拉金斯基仍坐在吧台边的位置,不紧不慢地晃匀在灯管下呈石榴红的葡萄酒,透过余光他发现另一个金发男人尾随其后,也进入了洗手间。

当然,这在普通场合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伊万·布拉金斯基偏了偏头,叫来了两个西装革履的精英派十足的男人。

“你们再去确认一遍核密码箱。还有,盯紧那两个男人。”

 

阿尔弗雷德一路哼着小曲来到卫生间。他先是松了松紧勒了他三个小时的领带,调整好手枪的位置,从怀里掏出一只从花架上顺来的玫瑰花叼在嘴边,然后装作地产大亨或者暴发户,大摇大摆地走进洗手间。不可否认的是,他确实没想到迎面会撞上了一把黑漆漆的枪。

“嘿,亚瑟,别这样,”他一开口说话玫瑰花自然就顺着他淡灰色的西服滚落,花瓣蹭到纽扣洒落了一地。他瞪大眼睛举起双手,一副投降派的架势,惋惜似的咂咂嘴,脸上还挂着玩世不恭的笑容:

“你的贵族生活真是有滋有味啊,嗯?和布拉金斯基大元帅扯闲话,你不要核密码箱了吗?”

“你怎么知道我要核密码箱?”

亚瑟背着光,绿瞳显得更加幽暗,他将枪进一步靠近阿尔弗雷德的额头,威胁似的摁了摁,逼迫他背靠着墙。

“我刚知道的。”他扬起天真浪漫的笑容,若是外行人足以被他迷惑得魂不守舍。“你知道吗,你捂着肚子走进来的动作活像是一只大冬瓜。”

“那你知道吗,你说话时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猴子在卖弄他殷红的屁股。”

“我不知道,”阿尔弗雷德摊手,“我只知道我们拌嘴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哼。”

亚瑟也笑起来了,他又不是不清楚他男朋友这幅破脾气,他逐渐放松了搭在扳机上的手指,枪口沿着人体中线下移至阿尔弗雷德的胸口,有意无意地在左胸处蹭了一下。

“马修说我们买断了情报,FBI怎么知道这件事?”

“也许下次MI5需要买断情报的时候注意一下是否真的只有一个信息源?”

“哈,”亚瑟笑骂道,“你这个狐狸精。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威胁了我们的一位特工,就在十分钟前,对吧?你有什么打算呢?”

“老样子,”阿尔弗雷德耸了耸肩,“撩妹,打炮,顺带工作。”

“今天想不想换个花样?”

亚瑟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阿尔弗雷德,忽略其中闪烁的微光那几乎是摄人心魄了。他将手枪下移,隔着胯部的布料力度适当地剐蹭,感受内里逐渐胀大的物件,却仍不停止这玩火烧身的行为。

“布料真好。”

“谢谢夸奖。”

阿尔弗雷德下意识地回了一句,尽管他们都知道他所指的绝非如此。他身上所带的薰衣草的香气还逗留在鼻尖,等阿尔弗雷德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西服口袋插着一张房卡。

Farrari and Tesla

*黄宾虹:近现代著名画家、学者。擅画山水,为山水画一代宗师。

*俄尔普斯:无与伦比的歌手俄尔普斯是色雷斯国王河神俄阿格洛斯与缪斯之上卡利俄珀所生的儿子。

*欧莉迪克:俄尔普斯的妻子,是林中的仙女,与俄尔普斯相爱极深。

*Cupidon et Psyché:丘比特与赛琪。

*歌词出自I like it heave

还有几天就开学了qaq债可能真的还不完了,我还完米英的债就再也不想发米英车了!!肾虚

ps.关于姿势参考了这张图片↓(p2.防和谐送你们一张本尼眨眼√)

评论(2)
热度(97)
©麋_Do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