麋_Doe

“Do you trust me?”
“With everything. ”

【米英/APH】I Got Your Crazy[中]

I Got Your Crazy

CP:米英

Author:麋

Rate:PG-13

说明:本来想直接完结的,愣是给我挤出了中篇…

他揉捏着惺忪的双眼从柔软的席梦思上爬起,掩盖不住低垂夜色的窗帘被风吹得腾空而起,他盯着有重影的窗柩足足有一分钟,这才反应过来他目前的窘境。

“喂!弗朗西斯!”

他朝着通讯设备的另一边大喊,等待他的依旧是嘟嘟的忙音。妈的,又和贞德去约会。他愤愤地踢开被褥,身旁空缺的位置早就不留余温,他掀开整片床单,打开所有的柜子,只翻出零零碎碎的一些物件。

“混蛋。”他啐了一口唾沫,紧接着继续呼叫远在美国拉斯维加斯分部吃喝玩乐的某人,“法国青蛙!我被下药了!”

“媚药吗?”

阿尔弗雷德恨不得一脚踹在弗朗西斯那张一贯欠揍的脸上,他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并开始寻找亚瑟离开的路径。

“屁,估计是我和亚瑟接吻的时候他给我下了安眠药。我睡了大概三个小时,这些时间足够亚瑟拿到核密码箱,我们时间不多了,再给他两个小时他就能空运送回英国。关键是,现在怎么找到他?”

他像个疯子一样踢翻了所有的柜子,噼里啪啦的声音震得弗朗西斯不得不让话筒离开自己的耳朵数英尺之外。

“柯克兰吗?你们俩可这是纠缠不清啊。从三年前七月美国西海岸的那次分手,他加入了MI5,你加入了FBI,可你们竟然还保留着暧昧的关系至今,更别说上床了。”

“闭嘴,我没空探究你怎么知道我们上了床。关键是,他——在——哪!”

他烦躁地应话,忽然他目光落在了亚瑟留下来的淡蓝色西装外套上。那是一件剪裁十分精致的上装,淡色更加凸显插在口袋上那封信纸边框极致的黑。他快步走到近前抽出信纸,信纸以黑为框,以粉为底,底部的签名看得出是用口红的杰作,还散发着薰衣草的清香。

笨蛋琼斯先生,睡得可好?我可没兴趣趁你睡觉偷偷操你。晚安。

书法笔迹十分潦草,昭示这封信是匆忙之作;k和g的尾部轻狂地上扬,相当符合写信者的性格。他掂了掂重量,发现它比一般的信纸都厚,翻过信纸,背后粘着一张纽约飞往巴黎的机票。

他失神地抓着那件西装,这才发现自己的早就不翼而飞。

“阿尔弗雷德?”

“哈,哈哈。”他勾起嘴角,透过升腾的雾气朝着夜色浓重的窗外看去,除了低空掠过的飞鸽外,正对着窗户的是巴洛克式一栋旅馆。正对的房间的灯光早已熄灭,隐隐约约可以看见横七竖八倒在房间内的身躯。

“可真让他煞费心机啊。特地选了正对伊万下榻处的房间,精密计算我的药量就为了让我赶上行动的末班车。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喜欢英国猫咪吗?”

他利落地穿上亚瑟留下的西装,从床底拉出藏在内里的假核密码箱。他后退了几步,然后猛然前冲,在经过阳台的栏杆时双手当做支撑点,身体腾空而起,稳稳当当落在隔壁的窗台上,悄声无息宛如捕猎的云豹。

“他们自大,狂妄,高傲地故意给你留足够的线索让你寻找,你却永远被他耍得团团转。性格捉摸不透,看似近在咫尺,等你走近他又悄然远离,这才是他们最吸引人的地方。”

“行了,这里虽然是伊万的房间,但根据情报核密码箱被放置在市政大厅的保险库里,我希望你真的有认真读过计划书,而不是在这里被亚瑟当做猴子一样戏耍。”

“不不不,他会回到这里的。”他拎着仿制品翻过栏杆攀上右边的石雕,来到雕刻样式繁复的屋顶。他试着走了几步,不算宽敞的屋檐足够他前行。“地下停车场停放着他的劳斯莱斯。今天因为宴会的缘故进行航空管制,任何直升机都不允许进入会场上空。如果你说他会从下水道逃走的话,这也是不可能的:几天前下水道经过整修,每一个岔路口都加了防护网和传感器。他一定会回来的。”

“好吧,那东西都到他手上了,我们也无可奈何。”

“不,弗朗西斯。”阿尔弗雷德嗤笑了一声,“他拥有核密码箱,我拥有他,间接就等于——”

“还是那个问题,你确定他会回来吗?”

“我当然确定啦。”美国人喃喃低语,“为了完成——”

“——舞台剧最后的一幕。”

 

颇有韵味的伦敦腔使得美国人错愕地回头,正巧对上了英国人狡黠的双眼。他明亮的蓝眼睛迅速冷了下来,以最快的速度从枪套里拔出枪对准亚瑟白皙的脖颈,食指紧绷,仿佛下一秒就会溅出血液和火花。

“你在这多久了?我不可能没有察觉。”

“刚到。”亚瑟耸了耸肩,一脸轻松地看着神情阴晦的人。他嘴角的弧度充满玩味,不动声色移走对准自己喉咙的枪管,带着白手套的纤长手指拉紧阿尔弗雷德的领带,凑到他近前轻声说道:“还算准时,我的桃乐丝。我可是用量筒一滴一滴地计算药量呢。”

“你不怕我夺走核密码箱吗?”

“倒是没你的参与晚宴略显无趣呢。”

“那么,你是怎么通过三层防御,重量感应,步态分析的?老天,别告诉我是通风口,这都老掉牙了。就算你走通风口,你如何避开红外线,又如何进入最后的保险箱?”

“事实上,确实是通风口。你曾经偷走了我的成果,就别问我如何避开红外线,我布置的红外线可比这密集多了。至于进入保险箱,拿到伊万的指纹,还有一把万能钥匙就行。”

“比我想象的更有趣啊。”阿尔弗雷德放下了手枪,将其塞回枪套内,拍了拍粘在手上的细小尘埃。“对于我来说,劫走伊万更为简单粗暴,只不过他旁边的近卫有些头疼,但都不在话下。嘿亚瑟,你看这是什么?”

他邀功似的高高举起伪造的密码箱,一阵心虚险些让他乱了阵脚,他曾经也是用类似这种把戏骗出亚瑟的情报,现在只求它奏效让他的鱼再上一回钩。他看见亚瑟的脸立刻变得阴沉,捏着他领带的手也不自觉变得用力。

“你怎么得来的?这不可能。我把它放在劳斯莱斯的后备箱里,需要我的虹膜,指纹,声音,三者必备才能解锁。你怎么做到的?”

“放松,亚瑟,”阿尔弗雷德手脚冰凉,密码箱提手上的软垫已被手汗微微浸湿。像他这行人一辈子撒的谎不在少数,但他只有对亚瑟,面对那双仿佛能看透你的灵魂的那对绿眸时,他才无法自然地施展精湛的骗术。“你能偷走伊万的指纹与声音,那么我也能。你曾经在FBI工作的时候留下了虹膜档案,所以我能打开所有你设下的锁,除非MI5又研发出了新的锁,那么FBI也能找出解锁的妙招。毕竟,万物相克。”

他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总之他说下去了;只觉得他脑内晕乎乎的,从亚瑟身上散发出来的如伦敦天气般的阴冷直入骨髓。老天,让他相信,让他相信,让他相信——

“笨蛋琼斯,我不会上第二次当。我根本没放到后备箱,它还在我手上。”

Sod it.阿尔弗雷德眼睁睁看着亚瑟扒开圆顶的砖块,从一个只有几立方分米的储物间里抽出一只手提箱。他咬牙切齿,险些捏弯了手提箱的提手,望着亚瑟那张得意的脸,心里思忖如何才能从那只狐狸精手中夺走它。

只能用PLAN B了,损就损点吧。

他的右手偷偷摸向皮带上的按钮,按下了触动警报的机关。警铃四起,脚步从远至近变得密集似雨,空间里回环的呼喊和咒骂一圈一圈包围两位惊慌的贼。他看见亚瑟的脸色蓦地变得难看,几近尖叫出声:

“不可能——我没有触动警报!他们是怎么——阿尔弗雷德!!”

“对,是我,”阿尔弗雷德愉快地接过话茬,亚瑟气急败坏的模样无疑是他的蜜糖,他一边来回甩着密码箱,一边欣赏亚瑟的窘状,“我大可以现在就抓住你,然后把你当做午后的提拉米苏献上,或者你用核密码箱换一条小命,我接应你带你逃走?”

“狗娘养的琼斯!”他狠狠地瞪着阿尔弗雷德无辜的双目,“没事找事!你只会让后续工作变得困难,也许你我都逃不过他们的追捕!”他按着耳边的小型耳麦呼叫马修,不到五秒就接上了线。

“马修!我要你入侵守卫的通讯,告诉他们闯入者是一位美国青年,蓝眼睛,带着平光镜,头上还有一撮金发愚蠢地挺立!”

他说完后挑衅地看了阿尔弗雷德一眼,倨傲的绿眼睛像是吐着红信子的毒蛇正准备吞噬猎物。他小跑了几步,冲向挂在墙角的一根绳索,抓住缆绳时身体凌空而起,像荡秋千一般地消失在夜雾中。

阿尔弗雷德瞪大眼睛,他可真没想到他的小宝贝会反咬一口。他着急地呼叫:“弗朗西斯?弗朗西斯!”

妈的,为什么弗朗西斯永远没有人家马修接得快?

“喂?”又是这种软绵绵得像是刚睡醒开不了口的声音,阿尔弗雷德刚想破口大骂就被弗朗西斯轻描淡写地噎回去:“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亚瑟手中的核密码箱里有定位系统,我可以帮你找到亚瑟,不过你现在得从一大堆麻烦中抽身。有两位狙击手在对面那栋楼的屋顶,守卫还有十七秒就到你所在的位置了。哦他们已经上了楼梯,你还有十三秒。”

“damn it!”他烦躁地用手撩开开被汗液束缚成一缕缕的前发,将其别至耳后,紧走几步顺着屋檐来到亚瑟消失的一角,向下望见丝绸般流动的车灯和此起彼伏的汽笛。

不,不行,太高了。他立刻转回身脑内排演第二路径,却被下层攒动的人头步步紧逼。他无奈地再次转头,面对百米的深渊深吸了一口气。

“弗朗西斯?”他的声线都是颤抖的,“你安排一辆车到街角接我,我要下楼了。”

他挪着小碎步来到墙角,无奈地下望——如果失败,必将粉身碎骨。风经由耳边呼啸而过,随之飘散的还有弗朗西斯的惊呼:“你确定?危险性我自不必说,只是现在没有可用的车了!那群蠢蛋全部都开到市政厅待命,蠢货!”

“那就开我的法拉利。”他毫不犹豫地说,句子被喘息断开的痕迹无法掩盖。“车锁对于你这种人来说可真没什么意思,对吧?我把她停在距离这里400的街道右侧,你得让她过来。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有加防震气垫。”

“好吧我尽量——”

“没时间了,”他回头望一眼已经爬上楼顶如潮水般涌来的守卫,拉紧亚瑟之前用过的麻绳,用因长期握枪而产生的茧摩挲着质感粗糙的绳索,努力平复鼓点般的心跳。“我就要跳了。”

“等一下!我还没取得车辆主动权!喂!”

“我跳了。”他双腿紧绷,下一秒似枯叶从楼顶落下。

“阿尔弗雷德!”

他的大脑一片空白,眼睛也只看见不断闪过的白光;心里灰蒙蒙的就像是伦敦工业革命的色彩,手里紧紧握着最后的救命稻草,向耶稣祈祷自己还能重见他的绿光*。有人说死前会看见自己一生的丑恶,幻灯片一样重新回放自己鲜活的生命,如果没有看见,那么——

“来吧,亲爱的。”

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响彻耳畔,他在距离地面仅仅五米的时候放松了酸楚不堪的肱二头肌。他落在了她的怀中,就像是他梦里的那样轻盈,他甚至以为自己进入了奥兹的仙境,牵起桃乐丝的双手为她献上优雅的舞蹈。当然,他还是念念不忘他真正的梅尔*。

“他在哪?”

“哦别急,十五分钟后你们会在第五大道回合,届时请做好和他一起逃亡的准备。”

*绿光:出自《了不起的盖茨比》

*梅尔:《盗梦空间》里的人物,分不清现实和幻境。

最近迷上了敦刻尔克飞行组,想吃粮…我已经没有腿肉可以割了qaq

评论(8)
热度(55)
©麋_Do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