麋_Doe

“Do you trust me?”
“With everything. ”

【味音痴/APH】危机[下]

危机

CP:米英

Author:麋

说明:全特工设定,CIA×MI6×DGSE×KGB。

亚瑟和他的丈夫阿尔弗雷德出现了一些矛盾,而两人都选择用过激的手段解决此事。




我藏在大众的面具之下,消失在交谈的话语之间。之后,静观其变。——亚瑟·柯克兰。

 

他成功逃离血腥之地,混进了游轮的人群里。这里满是愉悦,奢华镶嵌在金色的灯光里,巴罗洛折射出迷人暧昧的色调,雪白的桌布映衬着地毯高贵的深红。酒宴,最好的暗杀场地。就像是他在远东执行任务时,当麻醉剂插入目标的脖颈他们还以为自己在吸食海洛因。

那么,他究竟有没有甩掉敌人?

要验证这个问题很简单。他顺手从吧台端走一杯香槟,走到了最显眼,也最能将全场一览无遗的中场。七点钟方向有玻璃在闪光,他相信再过两秒红外线的小圆点就会攀上自己的胸口。他转头就跑——多年的经验指挥着双腿的运作,他选择向下,到无人的杂物室解决尾随而来的烦恼。

与上方的热闹大相径庭,杂物室光线昏暗,偶尔的几个接缝让远处的霓虹灯灯管鱼贯而入,在储物柜上形成斑驳的影。任何的风吹草动,亦或是钢板吱呀的松动,都会引发紧绷神经的全盘崩溃。在极为静谧的环境下,微小的声音反而更为惊悚。

亚瑟蜷缩在储物柜所投下的阴影里,他还没适应这里的阴暗,光线突然的转换让他的眼睛有些无所适从。他仅凭声音确定门的开闭程度,在钢板碰撞的那一刻他就知道,敌人进来了。

第一声重击过后门被粗暴地彻底开启,脚步声凌乱无序片刻间又彻底平息。像是有什么笼罩在整个杂物室的上空,抑制他们的呼吸,加速他们的心跳,体内肾上腺素激增,却又安静得可怕。

这里不止两个人。

黑影晃动,亚瑟迅速起身撤下枪支保险栓,储物柜对面响起细微声响,他知道那是皮鞋与钢的摩擦,且脚步声交替重复。他的眼睛也逐渐适应的昏暗,起码可以看清地形走向。敌人近了,近了,就在储物柜的另一头!

刹那间枪声四起,子弹弹回碰撞,借着火光他看见那位杀手的面容,两人打了个照面。他身材高大,体型魁梧,嘴角带着许些笑意,紫色的双目像是富有魔力的漩涡,围巾张扬地借风势飘起,如同主人那不羁的灵魂一般。

亚瑟又一瞬间的失神,他对于自己的双目首次产生了不信任感,惊悚从尾椎骨攀上神经末梢,思绪纷乱一时间无法打理。他无法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在这种错误的时间和地点看见了一个相当熟悉的人物,更无法解释为什么这个人的枪口会对准自己的胸口。

“伊万/亚瑟?”

两人同时失声喊出对方的名字,而在同时响起的,还有十米之外的交火和惊呼。

“弗朗西斯/阿尔弗雷德?”

四人相聚在储物柜的过道,面面相觑,无所适从。

***

“所以…谁能先解释一下?”

四个人——每一个人都被一把枪指着,环形成一个可笑的圆。是啊,圆,又回到了起点,亚瑟心中泛起了一丝讽刺感。阿尔弗雷德面带歉意,但他行使着自己保持沉默的权利,缄口不言。而伊万,那个紫眼睛的男人,甚至显得有些嘲讽和漠不关己,无形之中把解释权抛给了两个沉默者。

亚瑟和阿尔弗雷德互相瞪着对方,似乎对于开口就是软弱这一点达成了共识。弗朗西斯的眼神在二者之间游走,他率先有所表态:“你们小两口的问题能不能先解决好?”

“不能!”

可以说是异口同声了。

弗朗西斯硬着头皮递给伊万一个询问的眼神,字斟句酌地问道:“你…和亚瑟没多大仇吧?我记得高中毕业那会儿你和亚瑟关系挺铁的。”

“是啊,我当然没有要杀他的意思。”伊万笑眯眯地答道,“我只是应友人要求,做个调解人而已。难道你不是吗?”他看着弗朗西斯,似是想得到后者的肯定。

“等等,”阿尔弗雷德仍然没有弄清目前的状况,作为当事人他的问题亟待解决刻不容缓,“所以,弗朗西斯你和亚瑟认识?在这里的是四个同行?”

弗朗西斯和伊万相互对视了一眼,他们一致认为目前情况有点复杂。“是啊,我们四个是同一所高中毕业的,只不过是班级不同而已。妙,或许生活这个奇怪的圆让我们又聚在了一起。”

“为什么我不知道你们认识?”

“那是因为你从来没问,而我也从来没提。”

亚瑟和弗朗西斯相互瞪了一眼。

“你从没告诉我你是MI6,宝贝。为什么不放下枪呢?”阿尔弗雷德转而笑脸相迎,他对于自己的老婆(应该是老公)并不想把事情弄得太僵。湛蓝色的眼睛里有一半的真诚,他承认他确实还深爱着对方,否则也不会出此下策补救。

“那为什么你不先放下那玩意?我可从没听你提过你的CIA生活。”亚瑟反唇相讥,他不认为放下枪让自己处于失去控制权是明智之举。“于是,你和伊万协商,让他假装追杀我,然后你想英雄救美来个美满的大团圆?幼稚,阿尔弗雷德!我怎么会瞎了眼嫁给你!”他有些歇斯底里地喊道。

“我希望你能清楚你也是在说自己。你敢说你没有打这样的主意吗?”琼斯尖锐地指出。

又是一次对视,伊万和弗朗西斯一致认为这对夫妇(应该是夫夫)必须被送去婚姻协调所而不是在这里瞎闹。“好吧,先生们,我真希望你们的安全感是来自对方而不是你们手中那该死的会伤害对方的东西。弗朗西斯,不搭把手吗?”

“乐意至极。”

于是在亚瑟和阿尔弗雷德的一片反抗声(但无效)中,两人不容分说被扛了起来,扔进了扫帚间。大门吱呀地被关上了。

***

“你确定这样做好吗?”

“我只会做我认为正确的事。现在那对愚蠢地爱着对方的夫夫最需要的是一场谈话。”

***

谁都没有开口。谁也不愿意先开口。

他们都小心翼翼地不看向对方,坐在扫帚间的另一角生闷气。亚瑟索性把枪扔给了阿尔弗雷德,他就想看他的丈夫会对他做什么。

开枪吗?阿尔,为什么我记不得你以前爱我的样子了呢。

他鼓着腮帮子,泪水悄悄开始续集,他骨子里的反叛不允许这些泪珠演变成狂风暴雨。他用袖子胡乱地擦着,谁知越擦越多,像是关不好的自来水龙头,西装的袖口演变成一片水渍。

猛然地,手臂被钳制,他挣扎着想要脱离那无法脱离的力道,却意外的摔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上方的人叹了口气,为他整理好被泪水凝聚成条的发丝。“别擦了,”阿尔弗雷德轻声说,“会得沙眼的。我可不希望那天自己醒来看见那么漂亮的绿眸变得红肿。”

“闭嘴。”亚瑟撇撇嘴,温热的气息足以令他脸颊燥热。

又是一阵沉默。

亚瑟也不再挣扎,任由意识沉沦在那片温暖之中。上次感受到这种温暖是什么时候呢?上次他们对互相说话又是什么时候呢?他太累了,他只想得到能让他全身心地放松的那种温度。他和阿尔弗雷德已经走得很远了,但只要他的丈夫向他的背影呼喊他的名字,他就会立马回头拥向他的怀抱。

“你总是不愿给人任何机会,所有的契机都在一瞬间被遏止。”阿尔弗雷德平静地说,“每次我想开口,已到嘴边的话语都会被你的一个眼神给压回喉咙。你总是那么高傲,除了我又有谁会把你从酗酒的泥潭里拉回来呢?弗朗西斯女友死去的那段时间我和你一样痛苦,但那都是过去式了。”他感到深深的抱歉和一种感情的无力感,这种感觉似海浪般把他不断推向怀中的人,同时过于聪明而互相猜忌又使他们不得不保持距离。简单来说,就是深爱和猜疑并存的复杂局面。

“你很偏执,而我何尝不是?我并不想把你置于危险之中,所有我没有告诉你我的工作;现在看来,你也是出于一样的原因。记得我们相遇的加州海滩吗?”

“就是某个混蛋把葡萄酒洒在我的衬衫的那次?我记得那时候你并没有到喝酒的年龄,阿尔弗雷德。”亚瑟逐渐平复了自己的呼吸,但这刚平稳的心跳又将被琼斯喷洒在他脖颈处的呼吸搅得波动。在琼斯的引导下,他渐渐打开了话匣子。他慢慢开始回想起最初的过程,想到那个混蛋是如何打破自己美好的假期,把酒液洒在白衬衫上,这花费了他三个小时向父母解释了事情的原委。柯克兰夫妇以为他们的好孩子跑去了酒吧,而琼斯那小子夺走了他的初夜。

为什么会和臭名昭著的琼斯搭上关系呢?他的父母可都是酒鬼和可卡因摄食者。出身于这样的家庭中,拥有如此活力元气的性格实属不易。

或许是因为琼斯无孔不入的渗透吧,他所给予的,正好是亚瑟空洞的内心最缺少的关怀。

他不禁轻笑出声。“你真是个混蛋,琼斯。”

人没有回答,花了老半天亚瑟才分辨出他是在笑。“太好了,你终于肯对我笑了,天知道这些日子我有多紧张,生怕我做错了什么。”他揉着亚瑟的头发。

他的动作很轻,也很温柔,感受的出他是尽量不把亚瑟的头发弄乱。这种感觉是如此熟悉,就像重新恋爱了一般,他暗自责怪自己,二十几岁的男人还有如此冲动。

“我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你知道,我没有疏远你的意识。只是…我觉得你不爱我了。你看,你在和别的姑娘,就是那个艾米丽约会;扔掉了那些情书,还不肯使用我送给你的手链。”他怅然若失地说道。

“艾米丽?她是我姐姐啊。”阿尔弗雷德噗嗤一声笑出来,“她在教我餐桌礼节,我本想请你一顿晚餐来缓和一下我们之间的,呃,冷战?下次查身份的时候记得看清楚姓氏,我亲爱的傻瓜先生。”他摊了摊手。

你从来不需要什么晚餐,你只要开口和我说话就够了。亚瑟心里有些失落,他有些自责把事情弄成这个鬼样。

“那块手表,是我自己买的,因为那段时间受了点伤,带着手链就会被你发现啊。”阿尔弗雷德微笑着。

“你受伤了?”亚瑟眉头紧锁,急忙拉过阿尔弗雷德的手背查看。伤口早已结痂,只剩下一道浅色的痕迹,待亚瑟再次抬眸,松绿色的眼已染上许些怒气。

“所有的这一切,只因为你没有开口说。”他嗔怪道。“你不认为我们应该多一些交流吗?”

“是的。”阿尔弗雷德表示颇为赞同。他把头埋进了亚瑟的肩膀,轻轻地呼吸着。

“我爱你。永远。”

“别说些我知道的话,这样显得你很蠢。”亚瑟任自己躺在阿尔弗雷德结实的胸肌上。

 

“亚瑟,”他突然开口道,“这是一艘游轮对吧?”

“怎么了?”

“我们为什么待在这个破扫帚间,而不是去找杯香槟,开间房?”

亚瑟愣了一会儿,旋即反应过来;他笑了,用力地吻着阿尔弗雷德的唇,并踹开了扫帚间的门。


FIN

爽,特工设定上手就是快。小宝贝们有没有想吃的玻璃渣?可以在评论区回复哦(小虐怡情,我太久没写虐了想回归本性qaq)

评论(18)
热度(79)
©麋_Do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