麋_Doe

“Do you trust me?”
“With everything. ”

【味音痴/APH】I Got Your Crazy[下]

I Got Your Crazy[下]

CP:米英

Author:麋

说明:老物混更,特工AU,一路敌对的两人终于走向合作。

上篇点我

中篇点我



车轮辗转于积水严重的泊油路上发出尖锐短促的声响,过快的行车速率致使水花飞溅。这里刚下了一场不合时宜的大雨,雨珠顺着瓦砾滑落敲打在人惶恐的心弦,涟漪似刀刃反射出凛冽寒光,与那对蓝瞳内的阴冷若合一契。在湿滑的路面上演追车大戏并不是阿尔弗雷德想要的,且此时他极度后悔买了一架敞篷车。

细小的雨丝轻柔地降落在他的颧骨之上,顺着弧度滑落至下颌滴落,年久失修的路灯冒着电火花时暗时亮,昭示着此区域已接近荒芜之地。他摘掉满是水渍的平光镜,将其替换为特制的通讯眼镜,短促地扫视路况之后将焦点重新聚集在那个小屏幕上。

“嗨。”他简短地对着眼镜投影出的人物打了个招呼。

“小琼斯你可真急坏我了,要不是植入你手臂上的定位装置显示你还在移动,不然我真以为你跳楼死了,那么第二天杂志上就会大肆报道‘知名华尔街分析师琼斯殉情,人间横祸还是内有隐情?’你还得我去帮你收尸,没死真好。很高兴再见到你。”

“亚瑟在哪?”他没理会弗朗西斯那套寒暄词,单刀直入地抛出了重点问题。

“呃…”弗朗西斯的手指在键盘间跳跃,“距离你五百米的前方,NSA和KGB尾随其后。说实话,单凭你一个人要对付这群精英也太…”深紫色的眸里浮现担忧之色,他对于目前的形式感到忧虑。他本意并不想酿成大祸,但上级指示为了得到那该死的箱子不择手段。

“收到。还有,弗朗西斯,别在这种时候发挥你活跃气氛的特长。”

并未得到对方的答复,想必也是在尽后勤的本分。他沉重地呼吸,抬眼抿唇并猛地踩下油门,表盘指针霎时飙升至200km/h的水平。前方的蓝点时隐时现,毋庸置疑那就是亚瑟的特斯拉;灰黑色的车辆云集如猎食的猛虎,尾随其后穷追不舍。

事情真有些棘手啊。他对此也颇为无奈。

他内心指示:得到亚瑟和核密码箱,不择手段。

他径直把油门踩到底,车辆在他的后视镜里形成倒退的残影,与浓重的夜雾悄然融合;子弹纷飞,重击在法拉利的后备箱和左翼,钢铁吱呀发出痛苦不堪的声响。稳住,他大幅度地旋转着方向盘,期间不忘起身把子弹悉数奉还。

“嘿宝贝儿,飙车大戏还符合你胃口吗?”他好不容易才和亚瑟并排,故作轻松地吹着口哨。

亚瑟勾唇笑地颇为讽刺:“闭嘴,要不是你我也用不着这么狼狈。我本以为还能开着车在城市里兜风,噢,这风兜得真爽。”他从没想过在嘴上饶人。

“至少那也是兜风!走上这条路,你以为你能和詹姆斯邦德一样拍拍屁股全身而退吗?你我都知道那不过是特工行业的美梦,我们只有一些枪械而已。高科技?轮不到我们。”

“可是我没给她充电!最多还有50公里,不然我就玩完了。”他气呼呼地控告阿尔弗雷德的罪行,这个城市的政府可以用十几项罪名指控他,当然,他也可以离开华尔街再换一个身份。

“专心开你的车,我还不想玩完。三秒钟后右转。”

话音刚落,伴随着亚瑟的一声惊呼他们驶入了一条小路。亚瑟的车尾几近刮到右后方直挺挺的电线杆,紧紧两厘米的距离足以毙命,巨大的惯性将他甩得窝在座位的一角,双手可怜巴巴地缩在逼仄的空间内,拼命将方向盘打着转儿。

“你还得我分心!”他嚷嚷道。

“现在得先解决那些马屁精。你手上的密码箱里有位置发射器,所以不管你走到哪里你都会被追踪,那么,要不要英雄来帮你啊?”

亚瑟气呼呼地一瞪,正好对上了阿尔弗雷德充满深意的眼神。他回头望着密密麻麻的红蓝色信号灯以及不断喧嚷“请立即停车投降”的大喇叭,气得他险些捏坏方向盘上的皮革。

“你怎么帮我?想炫耀你的后援吗?”

“对,我想是时候炫耀一下我的后援了。”他大胆地解放双手,任由方向盘自己灵巧地转动。

亚瑟一口回绝了阿尔弗雷德发出的“援助”。

 

“你真的不考虑吗?按照弗朗西斯的计算你只剩下十五公里了。”湿气浓重聚集在半山腰形成缭绕的一片模糊,刀割般的寒风引领微凉的空气,只穿了单薄的西装的两人倍感寒冷。亚瑟简直后悔死了今天开了辆敞篷车,而且没充电;同样的还有阿尔弗雷德,他可怜兮兮地把防震气垫塞在自己胸前取暖。

“我还是拒绝!”亚瑟大喊,紧张地向背后望了一眼。

阿尔弗雷德叹了口气,他的后勤已经在通过小型耳麦不停地轰炸他的耳朵,时间所剩无几,似乎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亚瑟回心转意。他偷偷盯着亚瑟,发现那双绿眼睛正直勾勾监视着自己。

好吧,阿尔弗雷德就是这么张狂,年轻人并无太多顾忌,他想当一个爱岗敬业的标兵!

“弗朗西斯,你来控制。”他按着耳麦,从驾驶座直起身来。风将他的纽扣从柔软的布料中滑落,西装下摆因劲风而缠绕至他的身后,他从手套箱里取出视线准备好的钩爪枪,在对上亚瑟惊慌失措的目光时微微一笑,食指果断扣下扳机。刚劲有力的钩爪似箭射出,穿破特斯拉的层层防御,紧紧咬着副驾驶座车门的铁皮,合金深深嵌入钢板之中。

“喂,你干什么——”

阿尔弗雷德扳着扶着法拉利早已摇下的车窗,腹部肌肉发力,身体紧缩从法拉利的车门上跳至亚瑟右边的坐垫,留下一个与皮鞋形状相称的深褐色印迹。巨大的风力几乎把他吹得东倒西歪,他赶紧蹲下缩在挡风玻璃的范围内,凑到亚瑟近前,缓缓将冰凉手枪举起靠在人的太阳穴上。

亚瑟不用偏头也知道是什么虎视眈眈地对准自己的脑子,他左手紧握方向盘,右手迅速出拳却只碰擦到柔软的布料,手腕灵活转动向上再次落空,回眸迅速消失的几缕金发在夜空的反衬下异常惹眼。他迅速转换姿势正对阿尔弗雷德,方向盘呢?只得放手一搏。他们都希望上帝别给他们安排个弯道,若真如此他们都能保证周日的礼拜再不迟到。

他刚想夺走能够瞬间索命的枪支,腹部便重重挨了一击;亚瑟忍痛抄起摆放在右手边的FN57对准一闪而过的淡蓝色西装,连续扣动扳机却始终没有命中目标。他看见阿尔弗雷德明亮的蓝眸,肃杀和深沉并交,线性好看的嘴唇微抿,天哪,他认真工作的模样真他妈性感。

他有一瞬间的恍惚,这就让他的准头出现了偏差。阿尔弗雷德躲闪的速度令人惊叹,出招速度在同行中同样也是顶尖水平,亚瑟还未来得及抽手,下一秒手中的FN57就被高速旋转的子弹震出手心。很好,狗娘养的——他刚想朝那张欠揍的脸挥舞他的拳头,手腕就被人给牢牢握住。

他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变得躁动,快节奏的击杀如硬摇滚蔓延至全身的血管;之后又倏地变冷,仿佛置身于落雪缤纷的阿尔卑斯顶峰。他机械地回头,对上阿尔弗雷德颇为僵硬的表情。

“方向盘!”

他急忙回头疯狂地转动掌握了他们俩性命的圆盘,这才绕过了一个急转弯,可后面那些条子的车技可就没那么好,有三辆的车头直接撞得险些散架。

他们对视了一眼——亚瑟面无表情地把手从阿尔弗雷德的手心中抽出,那里皮肤已经被拽得微微发红,他不动声色推开对准他腹部的枪管,轻启双唇,“在副驾驶座的坐垫下,密码AA0714.”

“我向你求婚的日子吗…还真是没新意。”阿尔弗雷德轻笑出声,下蹲至视线与密码输入处平行,小心翼翼地用指尖按动圆纽,末了在按确认键之前他皱起眉。“你不会是想害死我吧,上次就被你的箭矢整得不轻。”

“没有。我怎么会舍得害死这么好的床伴呢?”

面对亚瑟的讽刺,他不以为然地耸耸肩,取出核密码箱后毫不留恋地转身,却发现本应和特斯拉并行的法拉利不翼而飞。

“弗朗西斯!我的车呢?”他发现本应并行的车不见了之后几乎失控地大喊。那可不只是一辆普通的百公里加速仅需2.9秒法拉利,那是他花了三个月改造的车!

整整过了一分钟后弗朗西斯怒气冲冲的声音从耳麦边传来:“闭嘴吧没脑子的美国人!你的车在三分钟前就没油了!没脑子的美国人啊,我想跳槽去DGSE。放心吧我让它进入隐遁模式,待会儿发给你经纬度坐标。”

“Wait,”阿尔弗雷德还未完全消化弗朗西斯的隐藏含义,“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走头无路了?”

“怎么会呢?不是还有亚瑟嘛。”

阿尔弗雷德呆滞地和亚瑟四目相对,后者依据对前者的了解立刻明白了他们的处境。换句话说,根据特斯拉智能计算,他们最多还有四分钟,就会因动力不足而时速减慢,被条子层层包围。

“不,”阿尔弗雷德机械地回话,“亚瑟的特斯拉压根没充电。我们还有四…不,三分钟。”

耳边的声音沉默了。

“啧,”他终于肯重新开口,“你们是要逼死我啊。四千米后的岔路口向右有一条小山路,通往悬崖。我只能帮你们这么多了,还要我帮你祷告吗?”

“得了吧,你八成再祷告让上帝除掉我这个惹事精。”

“怎么会呢,”他叹了口气,“和你共事很愉快。保护好亚瑟,过了今晚就是愉快的休假了。”

“我懂,行了青蛙闭嘴吧,一个月后你就会在巴黎重新见到我了,还有亚瑟·琼斯。”

他笑嘻嘻地说这句话的时候挨了亚瑟结结实实的一拳。

 

“距离锁定坐标还有1745米。”

甜美又不带一丝温度的女声从扩音器中传起,阿尔弗雷德解开安全带,从脚边拎起核密码箱,在亚瑟的手套箱里翻找着成堆的高科技,小到口红枪大到触屏面板,最后再最底层里翻出了一件降落伞。

“为什么只有一件?”

“我的私人车为什么要配备两件?”亚瑟反问他。

阿尔弗雷德不言语,果断地穿上降落伞背包并解开束缚胸膛的安全带。他扫了亚瑟一眼,他还在专心致志地绕过弯路。

这可真是个美妙而刺激的夜晚:此起彼伏的警铃是轻巧的钢琴,特工们愚蠢的喊话是节奏鲜明的架子鼓,咆哮的寒风是柔和的小提琴音,配合着急刹车轮胎激烈摩擦泊油路面的嘶吼,那是最后的交响乐——

“准备好了吗?”

“嗯。”

他们静静地听着刻板女声报告剩余路程,甚至都没发现他们都不自觉地扬起嘴角。亚瑟直起身板准备就开安全带,就在这时,他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卡住了!”他惊呼道,竭力拉扯着卡在锁舌里的带扣均已失败告终,他慌乱地拉开杂物箱取出小刀,却难以割破耐磨度极佳的安全带织带。

“距离锁定目标还有750米。”

“去他妈的750米。”阿尔弗雷德咬牙掏出手枪,他们根本没有时间慢悠悠地解开狗屁安全带了,要么冒点风险,要么面对死亡。他用柔和似水的目光抚慰亚瑟不安的灵魂,举起枪对准卡扣。

“阿尔弗雷德,快点,还有十五秒。”

“相信我。”

“嗯。”

他没法不想打偏的事,就是这双如手术刀般精准的双手此时有些颤抖。他深呼吸着。

“快点,别想太多,我相信你。”

“…”

——砰!

在特斯拉失重的那一瞬间他从安全带的桎梏中解放出来,蹬着被阿尔弗雷德踩过的坐垫,接住阿尔弗雷德因为了救他而不得不放弃的核密码箱,跌进他近三年了奔波中遐想已久的怀抱。

“接住你了,我的甜心。(Got you.)”

两个狂热之徒——阿尔弗雷德在下坠前脑子里闪过的一个短语。

 

阿尔弗雷德喘着粗气,上面还压着63公斤重的亚瑟。悬崖上方传来警察头子毫无头绪地谩骂不得力的助手的声音,好端端的人怎么突然跳崖消失呢;悬崖下方的树林一片寂静,经历一晚的疲惫他们终于可以稍微歇口气。

“为什么是巴黎?如果你想度蜜月的话我更喜欢迈阿密,或者巴塞罗那。”

“这是法国人推荐的,我几天前拿到了游览塞纳河的豪华游轮船票。你不喜欢吗?”

“不,不,我很喜欢。”他在亚瑟额头上印下了一个吻。

亚瑟从他身上滚下,和他并肩静静地躺着。

“偶尔这样貌似也不错。”他说。

“箱子呢?”

“在那呢,那玩意从哈利法塔*上扔下来都坏不了。”他疲倦地长舒了一口气,用一只手挡住从树叶缝隙中筛下的稀碎月光,另一只手指向脚边泛白的铁箱。“这宝贝可比我们俩的命都重要呢。”他调侃道。

“傻瓜,哪有什么比你重要。”

面对美国人宠溺的话语,他只是不在乎地轻哼一声,但若像阿尔弗雷德这样出类拔萃的特工不难发现,绯红早已从脸颊蔓延至耳根。

清风吹过,林中的树叶沙沙作响。

“这样的环境还真不赖,想和英雄体验露天生活吗。”他温柔地笑着,蹲下身来反手去勾密码箱的把手。

“阿尔——”

刹那间目光直射他后方描摹魔鬼轮廓的英国人的瞳孔剧烈收缩,几乎本能地大喊阿尔弗雷德的名字。阿尔弗雷德这才反应过来有人利用阴影绕到他的后方,这不能怪他,而应该说敌人的隐藏技巧太过高潮。

保命要紧。他保持蹲着的姿势立刻转身,从口袋掏出那把他钟爱的.45口径格洛克,毫无偏差对准敌人的心脏,并随时准备扣动扳机。但他想不明白的是,他究竟是怎么跟踪他们来这里的?

“一张房卡,一件好事,和一件坏事,仅此而已。”

来人紫色的眸子看似无害,实则暗含漩涡。他很自然地,从地上捡起核密码箱,等他站起身时,便撞到了阿尔弗雷德的枪口上。

他淡淡地扫扫了一眼——除了阿尔弗雷德和他身后同时聚焦在他身上的枪,没有其他威胁。他半眯起眼睛。

“别轻举妄动,令人作呕的FBI,义正言辞地偷走他国的核武器可不算道德呢。琼斯是吧,还有柯克兰?”

阿尔弗雷德紧紧攥着枪柄颇有无可奈何的味道,他只能冷冷注视着渐渐从树林里消失的斯拉夫人的背影。

“去他妈的伊万·布拉金斯基,见鬼去吧。”

他愤愤收起手枪,迎面走来的亚瑟嘴角嘲讽意味自然流露。

“我们都不会让他就这么走吧?”

“我只是给你们一个提醒,”弗朗西斯寻找合适的机会插话道,“南78米有一辆摩托车,你们可以试试。”

“okay.”

他们一路小跑。亚瑟坐在后座,趁着阿尔弗雷德开锁的功夫悄悄将自己的唇贴上对方。淡薰衣草气息在唇间弥漫,他几乎要沉醉在其中了。

“准备好了吗?”琼斯笑着问他。

“当然。”

他伏在阿尔弗雷德的肩膀上笑得狂妄。

END


累,我以前的文真拿不出手,要不是强迫症我都不想发下篇了qaqqq以后不会再写特工了,会尝试点别的梗,白头到老也不错(笑)

评论(5)
热度(72)
©麋_Do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