麋_Doe

“Do you trust me?”
“With everything. ”

【APH】忒修斯之船

  • 哨兵向导

  • CP:米英,露中,法贞

  • Author:麋

  • 上一章:03




04

我当然是在蒙你。

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晕乎乎的,整个房子都在旋转。他跌回一开始坐的那把椅子,单手扶额还没缓过劲。这个消息对他来说实在太劲爆了,人死而复生?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心情是怎样的,满是愧疚,还有一点儿惊喜?亦或是质疑?

亚瑟柯克兰起身进入厨房给他端来了一杯热腾腾的牛奶,轻车熟路就好像是自己家。阿尔弗雷德接过牛奶,搁在一旁没有喝。

“心情?”

“五味杂陈。”

他稍微挪了挪位子,身体前倾用手臂支撑上半身的重量,几经张口才咬出第一个字的音:“为什么不告诉我?”

“什么?”

“你还活着。”

“亲爱的阿尔,我不能这么做。”

“所以你他妈就挑这个时间点来了?在我的新生活开始之际?”

亚瑟只是苦笑,他把笔记本扔给了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打开第一页,写满三个字母。他随便翻了几页,全是这些,密密麻麻布满一片。

I/O/U.

阿尔弗雷德合上笔记本还给亚瑟,眼神复杂地看着亚瑟从他手里拿走它。

“有意义吗?”

“明知故问。你已经明白了,不是吗?”亚瑟耸耸肩。“Well,那你是怎么大难不死的?”阿尔弗雷德已经能够站起来了,他将脚踝运动一周以缓解酸楚,走到亚瑟近前。

“你确定你有看见我举起枪射杀自己吗?”

“当然…有吧?”阿尔弗雷德努力回想他最不愿意回想到的那一幕,最不愿重新拿出来播放的记忆也最容易被蒙蔽。他分明记得,他被绑着,亚瑟举起枪伸入自己嘴里,然后枪响…

“枪响的一瞬间呢?”

“我记得…”画面飞速地闪过,他听见枪响,确实没有看见!那一瞬间,吊灯从上方砸下,刚好遮住亚瑟的头部。他只看见枪响过后血液飞溅,亚瑟倒下。

“那就是重点,阿尔弗雷德。枪不是我开的,那只是障眼法,实际是我旁边的枪手朝另一个方向开的一枪。然后趁着我倒下投入阴影偷偷抹上点血浆,枪手检查遗体的时候再来点儿。配上我精湛的演技,仅仅如此。你真的有认真检查我的遗体吗?人在情绪剧烈波动的时候往往会忽略细节,而细节是致命的,阿尔弗雷德。”

“不得不说设计得很完美,把我蒙了两年,嗯?”他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双翡翠绿的眼睛,下一秒将他拉入自己的怀抱里。

“不管怎样。欢迎回来,亚瑟。”

亚瑟顺势环上了阿尔弗雷德的脖颈。阿尔弗雷德抱着他,用脸蹭了蹭他柔软的发梢,随后在他耳边低低地耳语,声音小得只有两个人能听见:

这不是你单纯的目的吧?

当然不是。”亚瑟的嘴角微微上扬。

 

“生活就像一个怪圈。现在是回到从前,还是重新开始?”

“两者都是。”弗朗西斯的声音悠悠地从门框边传来。阿尔弗雷德猛地一抬头用眼神责怪他打扰了他们俩不太美妙的再会。突然他意识到,为什么弗朗西斯在门边而他却没发现?“我站在这里两分钟了,阿尔弗雷德。你真该好好感谢你的小男友,他替你挡住了大部分的情绪刺激。”

亚瑟骄傲地笑了,他更进一步蹭上阿尔弗雷德的鼻尖,温热气息直扫阿尔弗雷德是双颊。“我说过了,我会替你控制。”

阿尔弗雷德点点头,感受由向导带给他身心的顺畅。视野瞬间开拓,甚至能明确感受到城郊有几个哨兵,气流不再像镰刀那么刻薄,而是轻轻抚过他的皮肤,温和得像是驯服的鹿。他彻底拥有了这座城市,洞察它的一厘一毫。

 

角落里有轻微的机器运作的声音,只要静下心来就能听见。遗憾的是,他们发现得太迟了。气氛冷却下来的一瞬间亚瑟警觉起来,他在屋内来回踱步,希望能找出这个房间内到底藏有什么。

“哨兵,”他呼唤着,“我要你把触觉降至轻微触碰程度,听觉提高四个桅度,注意力放在整个房间!”

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的听觉大幅度提升,甚至比前几日听见城市回音还更敏锐。他集中精力寻找一切可能发生噪声的机械。如此细微的声响,不会是无人机,更不可能是定时炸弹。

哦,可恶的监视器。

他一个箭步窜到书架边,翻箱倒柜般把所有书从书架上扫下来,其中一本还砸到弗朗西斯的脚板。他吃痛地闷哼一声,瘸着腿跳到书架旁边的茶几上,认真观察盆文竹的生长情况。

“你们有没发现这盆文竹的生长得奇形怪状的吗?”

亚瑟愣了一会儿:“你这么一说,确实是这样。”

弗朗西斯忙不迭地刨开土壤,茎叶之间隐藏一个微型摄像头。“就是这个?”他挑眉捏起这个小玩意儿,食指用力抠着摄像头镜片,数秒钟功夫它就被摧残了大半。“文竹摆在这里有一年了,我记得是个和善的老太太送给我们的。我们被监视了一年,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扯着嘴角无奈的说到:“你什么时候这么暴力了。”

“暴力美学,你不懂。”

“那你试着解决右手边房子屋檐下的那个狙击手?”

“又不止一个,正前方那栋房子的狙击手光明正大地盯着咱们。”

“这不是重点,”阿尔弗雷德烦躁地说,“谁引来的?别告诉我你去惹了哪个政府美人。”

弗朗西斯默默把目光投向亚瑟,亚瑟不可置否地点点头。

“当然是我。这件事以后再解释,当务之急就是逃走对吧?只要我们轻举妄动,后面的狙击手就会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狭小地域不适合狙击,但是你们为什么打开窗户?”

“通风。”“看风景。”

“好吧暂且不管这个,弗朗西斯在门边你就从楼梯转下,我和阿尔弗雷德从窗户跳下去。街道肯定还有他们的人,不过肯定不熟悉这里,构不成威胁。约克街的星巴克会面,有问题吗?”

阿尔弗雷德小声嘟囔,不情不愿地面向窗户:“这个月房租我还没交,房东太太一定会要求我交墙体破坏补偿费,那个刻薄的房东!”

亚瑟毫不犹豫地说:“转账。”

玻璃破碎发出巨大的声响,狙击枪子弹不偏不倚打中了亚瑟原来站的那个位置的墙体。两个男人携带玻璃碎屑从天而降,重重撞击地面,而后打了个滚撒腿就跑,一旁水果店的老板吓得扔掉了正在啃的苹果。弗朗西斯从后街冒出,嘴里叼着一块面包边跑边骂:“该死的,也不照顾没吃午饭的哥哥我!”

几个男人从楼下餐馆的椅子上蹦起来,操起枪就是一通扫射。子弹飞溅,地上满是玻璃碎屑和弹壳,倒还构成了一道奇异的风景。女士们惊慌失措,大呼小叫,男士们急忙护着自己的女友躲进扫帚间,样子就像是可笑的鸡妈妈。

阿尔弗雷德领着亚瑟跑在前面,现在的伦敦可以算得上是他的地盘,大大小小的街道深深刻在他的脑海里。亚瑟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他后悔近年来没多做些体能运动。

“阿,阿尔弗雷德,”他喘着气要求领头的小伙子慢点,然而阿尔弗雷德干脆直接把亚瑟抱起来跑。后面的移动的人影越来越小,他们穿插进几个小巷子里,追踪者早不见人影。

“我是想说,我们已经甩掉他们了你这个白痴!”亚瑟大骂阿尔弗雷德要求他把自己放下,阿尔弗雷德干脆利落地拍拍手,说出来的话能气死人:

“我当然知道啊,两年不见你吃太多甜食了?”

亚瑟气的当场昏厥。

 

下一章:05

阿米:我两年没抱你不抱白不抱?


评论(5)
热度(51)
©麋_Do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