麋_Doe

“Do you trust me?”
“With everything. ”

【Sherlock】Rosie的生日晚宴

  • 由于第一次写神夏的文,又是养娃,若有OOC请多包涵!



Rosie八岁了,她需要一场特殊的晚宴来庆祝她的生日。

 

那天晚上Rosie怯生生地跑进daddy的工作室,扯着Sherlock的衣角小声说。

“daddy,我想举办一场生日晚宴,可以吗?”

Sherlock停下手中的活,此前他正坐在高倍显微镜前观察病菌的分裂情况。他把椅子从桌子边移开,转了个方向抱起Rosie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噢——当然可以,亲爱的Rosie。”

Rosie长高了,坐在他的腿上时已经能触碰到他的肩膀,每次他抱着Rosie都担心自己遗漏的胡渣会刺伤Rosie柔软的脸颊。不过客观来说,他的担心是多余的。

John从一旁端着牛奶走了过来,蹲在Rosie捏了捏她的脸。“你当然可以,乖女儿,但是为什么不先去睡觉呢?你要是出现了黑眼圈papa会心疼的。”

他从Sherlock的怀中接过Rosie,牵着她的小手回到她自己的卧室。

“…daddy和papa会帮我策划好吗?”Rosie抬头,天真地看着他的父亲。John满含笑意地亲吻了Rosie的前额,摸摸她蓬松的头发。

“当然会啦,papa答应你。我的好姑娘。”

 

John安顿好了女儿,走回二楼的客厅看看那个白痴大侦探对于这件事的反映如何。

“所以说,Rosie的生日,”John靠在门框上看着Sherlock,“你打算怎么替她过?”

“当然是邀请一些她的朋友,给她一块生日蛋糕,今年可以尝试增加一些烛光那样效果会更好。”Sherlock并不停止摆弄他的试验品。他把椅子重新摆正,手中的青蛙骨头随意扔在了桌子上。

John略微有些不满。

“Sherlock,那可是Rosie的生日!她的生日啊!我们需要租场地吗?需要什么菜品?Rosie应该穿什么样的裙子?晚宴用什么音乐?”

“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的担心是多余的,Hudson太太会主动帮你策划好一切。她能在你还没说完话就已经完成了一切计划,在这点上她可比你有用得多。”

“Sherlock!”他大喊了一声,在极具冲击力的声波中Sherlock终于停止往培养皿中滴加液体。“没有什么Hudson太太,只有我,和你。”

“我,和你?”侦探疑惑地重复了这句话,他如马达般强劲的大脑竟然一时间没有完全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我的意思是,这场晚宴由我和你来办,行吗?”

Sherlock偷瞟了靠在门框边大喊大叫的人一眼,发现John正在严肃地看自己。“好吧John,给你一分钟告诉我你的计划。”

“呃…Rosie的生日是在星期天,我们明天带她出去选礼服,定好场地,然后邀请一些人?Rosie一定会喜欢我们策划的晚宴的。”

“大错特错,John!首先据我观察,去年我们是租场地,她在宴会上表现的很不安不停地抓衣角,说明她并不适应人多的场合。她在那天晚上吃得不多,只吃了一些生日蛋糕和糖,说明她不喜欢那里的晚餐。去年我们带她买衣服的时候她的眼睛一直往Lolita专柜看,可你却要给她买紫色蓬蓬裙,她比起蓬蓬裙更喜欢Lolita啊!最后她平均每天和我呆在一起的时间是两小时四十分钟八秒,和你呆在一起的平均时间是两小时三十八秒三四,这说明她更喜欢我!”

他像个连珠炮似的喋喋不休。

显然John被Rosie和他呆在一起的平均时间比Sherlock的短这个事实给打击到了,他沮丧地摊摊手,说:“好吧,好吧。但是你不可否认她和我呆在一起的时候是扑到我身上,和你呆在一起的时候只是站在你身边。”

Sherlock一愣,培养皿从他的手中滑落掉到了地上。万幸的是里面没有装有液体,否则Hudson太太发现了会责怪这两个没事只会宠娃的男人弄脏了她的地板。

“John那说明不了什么。总之这场晚宴得在家里办,她会很开心的。她很喜欢Gred,但是Gred近期很忙案子缠身基本来不了。我们必须帮助Gred让他在Rosie生日之前结束案子,明白吗?”

“Greg,Sherlock。”John试图提醒他。

“Greg。”Sherlock重复了一遍,“我们明天早晨带着Rosie去选裙子,明天下午你去帮Gred。”

“是Greg。还有,为什么是我?”John不满地嚷嚷起来,他认为Sherlock近期让他跑腿得够多了。

“七级以下的案子不值得我出马,John。就这么定了。”

Sherlock猛地一拍桌子,快步走回了自己的卧室,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早已不自觉地弯起嘴角。

 

九点一刻,两个男人带着一个Rosie准时出现在商业街的礼服专柜。

John拉着Rosie的小手走在前边,Sherlock走在Rosie的身后替她背着书包。

Sherlock不可否认逛街这种事情带有超出他认知范围的无聊,但为了尽到Rosie教父的职责他还是尽力让这次出行变得愉快。他不能停止他脑内的一切思想,不住地观察那些路人的一举一动推算他们的生平,不过他憋住了说出来的冲动。

Rosie很高兴,对于各种漂亮礼服她用尽了所有英语能表达的意思来赞扬它们。Sherlock说得没错,她确实喜欢Lolita,但是小礼服也在她的喜好范围之内。

“Papa?我们可以去看看那件衣服吗?”她牵着John的小指头奔向专柜。

那是一件缀着繁复花边的Lolita,小圆领上的樱桃纽扣纯真而自然。两条缎带穿插在裙侧,在尾段打上了一个蝴蝶结。宽大的袖子满是花纹复杂的蕾丝,一个大蝴蝶结背在身后。

很漂亮。

John笑着点点头,和服务员交涉:“能让我的女儿试穿一下吗?”

“当然,先生。您的女儿真漂亮。”服务员报之以善意的微笑。

Rosie继承Mary浅灰的瞳色,深陷的眼窝及一切Mary独有的气质,再加上来自军医道德观和侦探敏锐观察力的熏陶,使她变得比同龄人更沉稳,同时也平添了一抹可爱的元素。

Lolita很合身,Rosie现在镜子前看着镜中漂亮的人影简直不敢相信那是她自己。

“daddy,你觉得怎么样?”她欢快地问她家的大侦探,Sherlock先是笑了一下(如果他古怪的笑能称之为笑的话),而后微微皱起眉头,组织说辞。

“噢,Rosie,你美极了。呃,你看,这件不是有两种颜色可供选择吗。为什么不试试浅蓝色呢?”

“Sherlock——”John在一旁插话,“你的审美观不可靠已经成为了公认的事实。我觉得Rosie穿着这件白色就很美了,浅蓝色和她的发生恐怕会起冲突。”

“根据我的观察和她三围的现实数据,我认为浅蓝色——”

“Sherlock!你,你,你什么时候量了她的三围?”John觉得他的神经快要炸裂了,为什么那个混蛋会知道他女儿的三围?女儿明明只告诉了他一个人!

“显而易见,John。如果天天和她相处还抱了她却不知道三围那真是观察力低下的标志。”Sherlock十分镇定地走近柜台,取出那件浅蓝色的Lolita。“来,Rosie,你愿意试试吗?”

“但是Sherlock!你告诉我你只是抱她但是你摸了?”

“我没有,我只是抱她。你只是看,却不观察,你比智商拉低一条街的Anderson好不了多少。”

“但是daddy,”Rosie拉住Sherlock的手,“我觉得白色确实比蓝色更好看呀。”

白色比蓝色更好看。

Sherlock无法忽视John一副得意洋洋的嘴脸,他不安地搓搓手,竖起衣领把手插进口袋。

“好吧,那就白色。”他小声地嘀咕,他现在只想快点结了账回到baker street221B满是灰尘的小屋子,他一辈子也不想对颜色提意见了。

 

我是Rosie,现在我正参与我的生日晚宴。

daddy决定在家里举办,给我买了一个烛光蛋糕。樱桃奶油蛋糕,和我的衣服很配,其实他的审美观也没有那么糟。

papa在和Molly小姐跳舞,但我看得出来Molly小姐更想搭上daddy的肩膀。daddy在拉小提琴,这是他特地为我谱写的曲子。顺畅,美妙。

我的朋友Julia围着daddy,眼神中满是憧憬。

Mycroft和Greg一齐走了进来,抱着一箱蜡烛插在烛台上点燃。我很喜欢Mycroft,他每次来都会给我带一些小礼物。Greg呢,会给我讲一些故事,例如daddy以前干的蠢事,他都有偷偷拍下来告诉我。最令我震惊的是,daddy竟然不知道太阳系是怎么一回事!

我知道我的妈妈,Mary在生下我之后中枪而死,我也知道她为了什么而死。我不怪daddy,那是妈妈自己的选择。daddy也没有辜负她,他尽他最大努力照顾我,我很满足了。

妈妈死后papa一定很伤心吧,但是他从没在我面前展示出脆弱的一面。Rosie经常看见papa一个人坐在客厅里,黯然神伤。papa很坚强,Rosie也要坚强,因为Rosie哭了,papa会更难受的。

有人说daddy对papa有意思,在Rosie看来,我们是没有关系的亲人。我们融入了对方生活的一部分,也就无所谓爱情和亲情之间的转化。

Rosie很爱papa和daddy,也爱mycroft和Greg,他们对Rosie很重要。Rosie也爱Hudson太太和Molly,Rosie爱这里的每一个人。

烛光微微摇曳,但是直到尽头它都不会熄灭。

Rosie觉得自己成为最幸福的人了。

Rosie很开心。

Rosie希望大家一直能够在一起。

 


评论(4)
热度(108)
©麋_Do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