麋_Doe

“Do you trust me?”
“With everything. ”

【APH】忒修斯之船

  • 哨兵向导

  • CP:米英,露中,法贞

  • Author:麋

  • 上一章:04



05

星巴克可谓是融合了惬意和舒适的绝佳地点,装修朴素自然让人不自觉放松其中。空气中弥漫着微苦的咖啡豆的味道,木质的桌椅柔和了大部分刺眼的白光,就连每一块糕点都是精心装饰的艺术品。由此可以理解美国人喜爱星巴克的缘由。

弗朗西斯姗姗来迟,等待他的是一杯醇香的咖啡和无限秀恩爱的两个人。

“抱歉,过来的时候遇上了房东太太,我猜她还不知道房子的玻璃炸了。一切顺利。”

阿尔弗雷德用目光示意他坐下,弗朗西斯也不客气稍微喝了点咖啡。“要知道我边跑步边吃面包——天哪噎死我了。话说我们来这儿是为了什么,总不可能是个简单的街头碰面吧?”

“当然不可能,让我们开始谈正事吧。”亚瑟摆出一贯严谨的态势,从口袋里摸出另一个小本子纪录:“首先你得告诉我,你现在能看到多远?精神层面的。”

阿尔弗雷德闭上眼睛用心感受周围一切风吹草动。“星巴克里除了我们有还一个向导,约克街尽头有两个哨兵巡警。其实这一带哨兵不少,我看到国会了,门口有十三个哨兵和十个向导站岗,内部因为有精神屏障我没法看清。更远的地方,泰晤士河对岸有六个哨兵,城郊塔楼上有三个。伦敦之外就感知不到了。”

亚瑟惊讶得笔都掉了,他也懒得管那支可怜的笔:“塔楼,你能看见塔楼?”

“这没什么,亚瑟,别忘了他是黑暗哨兵。”弗朗西斯顺便添上一句。

“好吧,入社通过。”

这回阿尔弗雷德傻眼了,他茫然地看着亚瑟,希望他能给自己做点解释。亚瑟不理他,转而对弗朗西斯发问:“你的咖啡杯底下有什么?”

“一个商品标签。需要的话我还能告诉你上面写了什么。”弗朗西斯毫不犹豫地回答,他收到了来自亚瑟的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通过。”

“所以,我们现在是在干什么?”阿尔弗雷德满肚子疑问没处问,他求助于亚瑟,被亚瑟一个眼神给塞回去。亚瑟叫来服务员,“菠萝蜜糖茶。”他点了个这么奇怪的东西。

“菠萝蜜桃茶是口令,每天都在变,只要你不是一本正经点餐服务员就会明白。”

不一会儿来了一个人。那个男人和亚瑟耳语了一阵,奇怪的是弗朗西斯和阿尔弗雷德一直看不清他的面貌。他的轮廓是模糊的,融合到星巴克柔软的光线中,目之所及只有他大致的动作。

精神干扰,毫无疑问。

亚瑟招呼他们起身,下了楼梯,冲进伦敦浑浊的雨夜中。四个男人挤在小轿车的狭小空间内,阿尔弗雷德在极具冲击力的汽车发动机声中竟还觉得舒适。路上有些颠簸,车子晃得像海盗船,他渐渐支撑不住自己眼皮的重量。

恍惚之中他坐上了一节高山缆车,他记得这是他十八岁生日的那次。他和亚瑟面对面坐着,谈天说笑,觉醒只是瞬间的事。他是那里第一次接触到哨兵向导的世界,从而得知亚瑟是个向导的事实。

他可从没跟我提过他的另一面。阿尔弗雷德昏昏沉沉地回想着他初次觉醒的情景,他的脑袋剧烈疼痛,觉醒的时候就完成了和亚瑟的精神契约。从没有哪对哨兵向导在觉醒时就签订契约,如此高的契合度委实少见。

“他的睫毛很长,屁股很翘,简直就是个小妖精。”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思维飘忽不定,他好像被打了一巴掌。眼皮好沉啊。

“他的眼睛真漂亮,不论是长相还是性情都趋于完美。他是我的公主亚瑟柯克兰,我是他的白马王子…”

“我真想操他。为什么他不告诉我他还活着呢,他瞒了我这么久我给他点惩罚。后入式呢还是坐骑式呢。”

下一秒他彻底被打醒了。他打了个激灵连忙直身而坐,发现前座的亚瑟愤怒地瞪着他。

“宝贝儿别这样,我刚刚说了什么?”他挂着讨好的微笑趴到亚瑟的靠背椅上,迎来了来自亚瑟的又一个暴击。

“你说,你最近非常寂寞,想要和人干一炮。你的屁股很翘,手感很好,就等着你的亚瑟宝贝来操。”亚瑟信口开河,论黄腔这两个人简直不分高下。但是,别忘了旁边还有个弗朗西斯。

“‘她的双眸好比月光下的扬子江熠熠发光,唇彩宛如诱人的奶茶飘逸着奶香让人忍不住品尝。她雪白的皮肤就像冬日最松软的雪花落在松树上,淡金的发丝放肆地触碰着空气随风飘扬。’天哪,她真是太棒了,什么时候能在和她在床上小聊一晚呢…”

看看这个法国人,做梦都这么浪漫。


大概是一小时的车程他们便到达了目的地。弗朗西斯刚醒,亚瑟也在车上小睡了一会儿。司机先下了车,敲打着各位临近的车门说道:“下车啦,你们都睡了一路上我可寂寞死了阿鲁!”

阿尔弗雷德替亚瑟打开车门,弗朗西斯这才发现开车的人是东洋人的面孔。留着稍长的褐色头发,扎成一束甩在耳后。在他身上发现不了任何哨兵向导的迹象,情绪平静得就像一汪死水。

“如果你不说话我还以为你只是个司机。”弗朗西斯颇为好奇地打量着这位东洋人,“隐藏得太妙了。”

“他是我们的上司,他叫王耀。”

“好吧王耀。我们为什么会在这儿?”

“噢,说来话长。”王耀面带笑意领他们走进写字楼。“总的来说,就是你们两个,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和阿尔弗雷德·F·琼斯,从今日起被纳入组织成员名单。有问题吗?”

“哨兵向导的组织?”

“聪明。”他们路过了两扇大门,转了三个弯来到一间厕所。王耀伸手敲击厕所的塑料门板,门板中间裂开了一个矩形空隙,里面放着一把钥匙。“这是你们上班的唯一一条路。当然,我不介意你们从大楼外爬进来,像个愚蠢的蜘蛛侠。”

他用钥匙打开了最里面一个隔间的门,后面露出了一条明亮的通道。阿尔弗雷德扯着嘴角,心想这上班方式真够带感。

通道越来越宽,尽头是一间电梯。周围全是锃亮的合金板,衔接紧密,活动的板块里想必装的是成排的机枪,如果有人想闯入简直是天方夜谭。

“指纹锁。你们的指纹已经被输入进去了,如果你想问是什么时候其实就是在你们家里采集到的。”

阿尔弗雷德甚是无奈,他竟然从没发现自己一直被监视着。

“老大哥在看着你*,小心点总没错。”


电梯到达了大楼的最高楼层,落地窗外满眼尽是黎明的清光。靠左手边是数列整齐的电脑桌,键盘敲击声此起彼伏。

“今天股市会涨,盯着点。”王耀大声嘱咐职员们让他们提神醒脑。“艾瑞克,不许偷懒!你还有两小时!科里蒂,你的发髻松了,需要我帮忙吗?我认为马尾辫更适合你。”

被称作克里蒂的女士慌忙整理自己的头发。“不了,谢谢。”她含糊地说。

他们穿过大厅来到正中央的检录台,负责这方面的姑娘已经躺在椅子上睡着了。亚瑟轻声呼唤她,然而她睡得很沉,睫毛轻颤,呼吸均匀。

“艾米丽?艾米丽?”亚瑟用食指戳了戳艾米丽的脸蛋,艾米丽猛地一睁眼重心不稳摔到地上。她扶着腰一边咒骂这把椅子,一边扶起它,活像一头小狮子。

艾米丽?

阿尔弗雷德一愣,眼神自然移到了姑娘身上。正巧,艾米丽也在看他。

“别看了,我就是你姐姐,阿尔弗雷德·FOOLISH·琼斯。”艾米丽不满地嗔怪,直接从柜台后面跳出来扑到阿尔弗雷德身上。她摸摸阿尔弗雷德的胸部,像是研究人体一般把阿尔弗雷德上上下下看了个遍。

“你胖了多少?”

“那是肌肉,老姐。”

“别想瞒我,我承认确实是有肌肉可是还有大部分脂肪。”

阿尔弗雷德窘迫地搓搓手,坦言道:“好吧,也就二十斤。哦别担心很快它们就会转化为肌肉的。”

“当年我最后一次见你的时候你和亚瑟正在热恋,而我依旧单身。天哪你们的光圈怎么这么强大呢?”

“那你现在找到归属了?”阿尔弗雷德急切地想知道哪个不长眼睛的家伙。

“当然有啊,就是他。”艾米丽指了指阿尔弗雷德身后的方向。

该死的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有苦难言,他无法忽视杀气腾腾地向他走来的阿尔弗雷德。他连忙摆摆手解释,欲哭无泪:“我真的不知道艾米是你姐姐啊!”

“艾米?你竟然叫她艾米?”

弗朗西斯觉得他撩了这辈子最不该撩的人。


“说起来奥利维亚呢?好久没看见她了。”艾米丽想起了她的好姐妹,她一直惦记着她,尽管她们好几年没见面了。阿尔弗雷德突然安静下来,连着安静的还有亚瑟。

“她死了,艾米丽。”亚瑟轻声说道。

“…对不起。”艾米丽连声道歉。弗朗西斯也猜出了一二,默不作声。

王耀率先打破了沉寂,提出要带他们去看看自己的房间。

“我们都得住这儿吗?”

“除非你们还想回到那个原来那个屋子。这里不受监视,每个房间都配有白噪音。顺便,房租我们已经帮你付了。”

房间就在楼下,每个人都有独立的编号和密码。亚瑟是601,阿尔弗雷德是704,弗朗西斯是714。他们的三个的房间其实就是紧邻的三间,但编号毫无顺序可言。

“阿尔弗雷德,”弗朗西斯偷偷问走在队伍后面的阿尔弗雷德,“奥利维亚是谁?”

“亚瑟的姐姐,病死。”阿尔弗雷德摩挲着手里的锁匙。“别再问了,亚瑟会伤心的。”


*出自《1984》

下一章:06

由于是过渡章剧情比较少xxx各位新年快乐!

评论
热度(41)
©麋_Do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