麋_Doe

“Do you trust me?”
“With everything. ”

【APH】忒修斯之船

  • 哨兵向导

  • CP:米英,露中,法贞

  • Author:麋

  • 上一章:05




06

“嘿,老伙计,太阳晒屁股了,有任务!”

艾米丽一大早风风火火地敲过了每一个房门,阿尔弗雷德扒着被子不肯起来被他的姐姐直击下体。他哀嚎了一声跑去亚瑟的卧室,结果可想而知。

“阿尔弗雷德!如果你再半夜偷跑进我的卧室,我保证在你下体绑上炸药!”

艾米丽无奈地摇了摇头,王耀正穿着衣服走过来,慌乱之中怎么也找不到另一只袖子的入口。

“阿尔,你和亚瑟得出一次远差,去拿回一些资料。”他艰难地抖动衣服领子,可怜的袖子皱巴巴挤成一团。“在苏格兰,你一定很熟悉,你以前居住地的附近。我记得你是16岁时移民来英国?”

“当然。”阿尔弗雷德亲吻了亚瑟的额头,“多亏了移民我才能和亚瑟见面。”

“好吧,或许任务会有点小难度,不过对于两位高级哨兵向导并没有什么太大问题。”王耀眨了眨眼,把自己的头发扎成马尾。“祝你成功,回来请你吃中华锅。”

 

他们顺利到达了苏格兰的皮特洛赫里小镇,不得不说这是个很动人的地方。各种旧式建筑给人一种返璞归真的味道,花草清香飘荡在各个角落。亚瑟几乎快忘了他们此行的目的,他只想去昔日熟悉的街道上逛一逛。阿尔弗雷德不得不一直拉着他,不然他们俩会彻底沦为观光游客。

“它的哥哥在哪,克里克?小鸟也有哥哥的。”男孩指着停歇在树上的小鸟问他的哥哥。

“它的哥哥就在你眼前!”哥哥嬉笑着逗他的弟弟。

他们俩拉着手走过林荫小道。“如果是我我会选择安葬在这个地方。”亚瑟说。

三十分钟后,他们到达了目的地,呈现在他们眼前的是大火侵蚀后的荒凉场面。破败的大楼有明显火燎的痕迹,断壁残垣露出一块块熏黑的钢筋。电梯井腐朽得厉害,楼顶坍塌已经看不出原本的模样。

“这里是郊区,政府不愿意出资拆了这栋楼,不过这也为我们提供了方便。”

“这地方还能保存着完好的资料?要是被一把火烧了我可就吃不了中华小火锅了。”

他们从通风道钻入,正门早已被碎石堵得密不透风。通风道内又脏又臭,细菌滋生,亚瑟蜷缩着身体,他怕脏,阿尔弗雷德就把自己的外套脱了罩在他身上。

“我一直很想问,我们取的是什么资料?”

“忒修斯计划资料。”亚瑟简短地回答,他的嘴里咬着手电筒。

阿尔弗雷德估摸着他们大概爬到了位置,直接用手枪在通风管上开几个洞跳下去。亚瑟皱起眉头责问他能不能开枪先说一声,他怕通风管的回音会震上阿尔弗雷德的耳朵,阿尔弗雷德笑着揉揉他的头。

“有你呢,我怕什么。”

他打开头灯检查楼梯情况,糟糕的是楼梯断裂了,根本上不去,唯一的路径只有电梯井。两个男人像个乌龟似的在电梯井里攀爬,他们可不喜欢这种又废体力又毫无意义的爬行。

好容易爬了三层,阿尔弗雷德把亚瑟从电梯井里拉出来,视探周围情况。资料不可能藏在大厅里,大厅右侧是一个个隔间,应该是实验工作室。资料最有可能在那儿。

 

“我们要找的是一个小保险柜,”亚瑟试图向阿尔弗雷德描述,“四十厘米宽,三十厘米长,需要密码钥匙才能开启。”

“但是我们就算找到了也无法开启,难道我们整个抱回去,或者把它炸了?”

“动动你的脑子,阿尔弗雷德。”亚瑟烦躁地翻阅一叠残缺的文件,“这里有好几个研究员,钥匙只有一把,所以它只能藏在某个地方。至于密码…”

他突然停住了,从一堆残缺的文件中翻出了一个发卡。它依稀能辨认出本应是金色,普普通通的形状,使用它的人一定很年轻。发卡的一角还有蓝墨水的痕迹,看上去像是一个签名:

冉。

亚瑟趁着阿尔弗雷德不注意偷偷把发卡塞进自己的口袋。阿尔弗雷德疑惑地凑过来,从他的角度刚好发现墙角上有金属闪闪发光。

“那些研究员都是白痴吗,竟然把钥匙挂在这么显眼的地方。”阿尔弗雷德跳起将那串钥匙摘下,钥匙有很多,但是他们可以一个个试。

“保险箱在隔壁书橱的最里端,你先过去试,我再找找有没有其他线索。”亚瑟头也不抬继续翻动那堆无用之物,他感觉这一堆里总还有他想要的。

果不其然,保险柜安安稳稳地躺在亚瑟描述的地方。阿尔弗雷德仔细检查了它,完好,看上去还很新,丝毫没有烟熏的黑印。上表面满是灰尘和蛛网,左下角的灰尘特别多,看上去是个凹槽。他用刷子轻轻扫开积尘,这不是凹槽,上面镌刻着一句话:

I am king,I am Zeus,I can be everything in your mind.

阿尔弗雷德皱起眉头,一般的保险柜怎么可能会刻这些东西?他大喊亚瑟的名字,要求亚瑟过来看看。楼下忽然传来细微的响声,静下来一会儿又消失了。也许只是我多心了,亚瑟想。

“看看这个,亚瑟,这儿有一句话。刚才那是什么声音?”

“不知道,可能是老鼠发出来的声音吧,这个鬼地方什么都有。”

“好吧。钥匙我试出来了,密码就有点麻烦了。你有头绪吗?”阿尔弗雷德把手电筒固定在墙上,可它老是掉,他不耐烦地超它踢了一脚。“很好,这样安静多了。”他满意地点点头。

“我认为让你保持安静更重要,阿尔弗雷德,手电筒和保险柜都会感谢你的。*密码是四位数,对吧?”

“不对,四条横线,每条线能填多个数字。”

“262712 142113 142814 090400。这个,你试试。”他像是机器一样流利地背出一串数字,随后他发现阿尔弗雷德用怀疑的眼神看着他。

“怎,怎么了?有问题吗?”他愣了一下慌乱起来,“王耀刚刚发短信给我告诉我密码,我问他的。”

阿尔弗雷德取出里面唯一的一个褐色的文件袋,上面用花体英文写着Theseus。他打开它,里面还有一个封条。他确认之后再次用原来的褐皮袋包起来。

“不是,亚瑟,你不觉得很蹊跷吗?我们进来的路线只有电梯井,而且很顺利地到达这个房间。钥匙被挂在显眼的位置,保险箱像是被擦洗过然后再撒上灰尘一样。感觉就像一个陷阱,为了引导我们打开保险柜…”他死死盯着文件袋,好像这就是他的敌人一样。

他们俩互相对视了一眼。周围太过安静了,沉寂地不可思议,就像是整栋大楼都浸入了深海里,未知的孤独紧紧包裹着他们。

“亚瑟!”

下一秒他们不约而同地行动起来,以肉眼难以辨认的速度装填好弹药。上层的楼板突然传来足音,下层也是如此。

“阿尔弗雷德哨兵!我要你把触觉降低四个桅度,听觉保持平衡,视觉提升至掌控全局!”

画面在阿尔弗雷德面前瞬间变得明朗,几个端着步枪的黑衣人破窗而入,疯了一般地开枪扫射。“该死,我们漏了窗户!”

亚瑟跳上被火烧脆的办公桌,连开数枪只击中了一个人。损失一个人对敌方算不上什么,损失五枚子弹对阿尔弗雷德和亚瑟来说可以算得上是重大损失。

“你还有几发?”

“两个弹夹和四发子弹。”

“很好,”亚瑟点点头,“我怀疑我们是跑不出去了。”

黑衣人从右翼包抄过来,阿尔弗雷德拉着亚瑟夺路而走,就在破旧的大楼里上演年度大戏。楼梯被封锁了,电梯井太高了他们没有系缆绳的机会,况且从井里跳下去还要经过一段通风管,太花时间。

阿尔弗雷德在脑内飞速演算了一遍逃生路线,可敌方没有留更多时间让他思考。子弹贴着他的皮肤呼啸而过,留下一道血痕。亚瑟边跑边朝身后开枪,这个方式射出的子弹可不太准。黑黝黝的枪管持续喷火,阿尔弗雷德顺着掩体一路狂奔。

“为什么他们要追我们啊?我一个安善良民可没犯法!”

“闭嘴阿尔弗雷德,你出现在这里就是犯法。”亚瑟白了他一眼,眼看就要跑到走廊的尽头,他把阿尔弗雷德拉上了一堆破烂堆成的小山跳跃下去。

他们绕了一个又一个弯,身后渐渐平静下来。就在他们认为已经甩掉了追击者,那群不散的幽魂就从他们正前方冒出。

“Oh,shit.”阿尔弗雷德丧气地换了弹夹,其中一个追击者上前开口说道。

“我只要你怀里的东西,琼斯先生。”

“这个?”阿尔弗雷德从外套内口袋取出,挑眉抖了抖文件袋,“给你?”

“阿尔弗雷德!”亚瑟焦急地大喊。黑衣人一步步走进,他已经没办法阻止阿尔弗雷德了。

“啊,顺便说一句,”黑衣人的手只差五厘米就接触到文件,阿尔弗雷德朝他露出了一个微笑。

“Hero不喜欢和全身漆黑的跳梁小丑打交道,所以,”他飞速缩回拿着文件袋的手,举而代之的是一把漆黑的手枪。“下地狱去吧!”

尸体应声而倒,阿尔弗雷德再次把文件袋塞进大衣里,拉起亚瑟就是一通乱射。敌方足有二十几个人,从他们俩四周围困在中央,形成一道密不透风的人墙,他们插翅也难飞。左边的三个扑向阿尔弗雷德,亚瑟右手持枪对准三人的脑袋一击爆头。

血花四溅。

阿尔弗雷德看准机会抓住了试图靠近自己身旁的一个追击者,瞬间移到那人面前用膝盖用力叩击他的腹部,肋骨断裂的“咔嚓”声清晰传来,紧接着他用手肘猛击那人的太阳穴,不等他反应过来便绕道追击者的背后,干净利落地一脚踢断了他的脊椎。一系列动作华丽而有效,这个可怜的人再也站不起来了,不得不承认这是节省子弹的有效方法。

太帅了…要是这是在平时亚瑟鼻血会流一地,然后扑到阿尔弗雷德身上抚摸他健硕的肌肉。他一定会要求阿尔弗雷德狠狠地操自己,这才是他的阿尔弗雷德。

 

只可惜人们在欣赏的时候常常会忘记自己在做什么。

阿尔弗雷德重伤敌人之余还不忘关心亚瑟:他的亚瑟被偷袭的人击倒了。他大喊了一声,想要转头去他,但他后面的黑衣人也不是吃素的,他们一窝蜂围上来夺走阿尔弗雷德的枪,朝他的胸部狠狠踢了一脚,擒住了他的双手。阿尔弗雷德摇摇晃晃,重心不稳,但他仍坚持站立不倒。

战局扭转。

亚瑟的头部遭到重击,他现在觉得脑子昏昏沉沉,景物变成了相互重叠的数个影子。阿尔弗雷德被推搡到亚瑟面前,他看见亚瑟的太阳穴边驾着一支枪,他的太阳穴边也有同样的一支。

“琼斯先生,交出来吧,之后就与你们无关了。”

哦,上帝。阿尔弗雷德心中猛地一颤。饶了我吧。

 那种感觉就像回到两年前。


下一章:07

下章开车,就是任性

评论(2)
热度(47)
©麋_Do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