麋_Doe

“Do you trust me?”
“With everything. ”

【APH】忒修斯之船

哨兵向导

CP:米英,露中,法贞

Author:麋

上一章:06


07

    “冷静点,亚蒂。”

“冷静点,阿尔。”

没有什么是不一样的。

 

阿尔弗雷德冷汗直冒,眼前昏暗的场景和那个装饰高雅的屋子相互叠加,让他有点分不行现实和幻境。

“琼斯先生?留给您的时间不多了,谨慎考虑吧。”

狂妄的笑意停滞在黑衣人的脸上,秒针的移动渐渐变得缓慢,直至停止。景物渐渐变淡,淡出阿尔弗雷德的视野。屋子是白的,带着春花的清香,金色的流苏垂挂在钢琴罩的边缘,红色的地毯一直延伸到阿尔弗雷德的脚下。他身着西装,沿着长廊前行。

亚瑟坐在长廊中央的椅子上,背对着阿尔弗雷德。花瓣洒落在他的周围和他的双肩上,他静静地抚摸着怀中的苏格兰折耳猫。

“下午好,枪战很精彩。”他开口道。

“下午好。”他迟疑地回应。

“废话不多说,你被人控制了,你希望我怎么做?”

“阿尔弗雷德,这个问题不是问我。你应该问自己,‘如果当时是我,我会怎么做?’”

告诉我,阿尔弗雷德。如果是你,你会是什么选择?

“也只有你会这么淡定,我想我已经弄清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了。你可以随意进出人的脑海,这不是向导的特权,而是你的特权。”阿尔弗雷德走进亚瑟,抚摸他金黄的发丝。

“有哪个哨兵能觉醒两次,有哪个向导能随意玩弄人的意识?就连弗朗西斯也不是什么普通的货色,他在没有向导的情况下连续生活了两年也没有发狂,更别说那个深藏不露的王耀。告诉我,‘我们’到底是什么?”

“噢,亲爱的阿尔弗雷德,这不是谈论这个的时间。”

“亚瑟,回答我!这是我的意识,也就是说,我可以决定你的停留时间。”他大喊,景物因他的喊声发生了细微的改变。

“不,阿尔弗雷德,我已经告诉过你了。好好想想吧,虽然这不是思考的时间。”

“回答我!”

“该醒了。”

阿尔弗雷德脑海的最后一幕是亚瑟意味不明的笑。

 

“想清楚了吗?琼斯先生,你的一个口误会造成巨大的损失。”

阿尔弗雷德的心情是平静的,至少和亚瑟一样平静,如同没有涟漪的水面。他终于明白站在这个位置,要承担多大的压力。他看不清亚瑟的表情,一定是满心困倦,又如此无奈。

我就是你,你即是我。我的选择会造成另一方死亡,所以——

“给你!”阿尔弗雷德从怀中扯出文件抛到空中,尽他最快的速度冲向亚瑟,手臂环上人的腰朝着玻璃窗狂奔。黑衣人全涌去争夺文件,生怕它落在地上碰了灰尘。亚瑟右手开枪,左手紧紧抓住阿尔弗雷德的衣角,和阿尔弗雷德一起冲出窗外。

本来就残缺的玻璃被阿尔弗雷德这一冲,只剩下一个玻璃框。切割空气的尖锐声从顺着他们耳边呼啸而过,万幸的是地上柔软的草为他们抵挡了大部分冲击力。只是轻伤,但总算脱离危险了。

等等,只是轻伤?

亚瑟眼神一凛,发现阿尔弗雷德也盯着草坪。草坪!他们掉到了草坪,就算他们落地姿势再好也会挫伤几根筋骨,但是他们没有。所以它有问题。

阿尔弗雷德连忙掀起草皮一看,里面全铺上了柔软的气垫。怪不得他们没受重伤。

电话恰到好处的时候响了,里面传出了中国人悠哉的声音:“阿尔弗雷德?你真该感谢我给你垫的气垫。资料被抢走了,对吧?”

“原来你都知道!我们拼死干活你却在晒日光浴?”阿尔弗雷德愤愤不平,电话那头的人连忙安抚。

“别这样,你回来是有中华小火锅的。”

“看在小火锅的份上不和你计较。”

旁边的亚瑟扶额,他不得不承认这个上司是很特殊。

“于是现在呢?去抢回来吗?”

“不不不,阿尔弗雷德。那份资料是用特殊密码编写的,要破解起码需要一个月。况且运输也要时间。英军政府因为特殊演习对苏格兰上空进行了军事封锁,你觉得他们会怎么运输呢?”

“如果想要隐藏一棵树,那森林就是绝佳地点。*”他顿了一下,“火车。”

“猜对了。我们已经搞到了他们的座位号,他们会从邻近的城镇出发,在多佛搭上开往莫斯科的班机。你们在皮特洛赫里呆到晚上,我和弗朗西斯,还有基尔伯特到那里找你们。”

“莫斯科?老大,我们到底在和什么人作对啊,抢人家国际黑手党的资料?”

电话另一头明显停顿了一下,王耀生硬地接话:“你等到晚上九点就能见到我了。”

 

阿尔弗雷德按掉了通话键,挑眉说道:“王耀让我们在这儿等到晚上九点。放心,时间充足。想吃晚餐了吗?”

“不,不是时候。”亚瑟拍了拍衣服,把树叶和杂草从身上抖落,“你要问我问题。”

“不是时候。”

“是时候了,阿尔弗雷德。”他点点头,翠绿的眸子直逼阿尔弗雷德。

“你想说了吗?”

“说实话,不想。但是我现在必须告诉你。”

阿尔弗雷德晃晃脑袋,把亚瑟从草地上拉起来。“说吧,这里荒郊野外不会有人偷听。”

亚瑟摇摇头,凑到阿尔弗雷德耳边轻声说道。

“换个更保险的地方。”

 

“这里是世界上最不保险,又是最保险的地方。它有层层障碍,只要有一层过不去便功亏一篑。只有最信任的人才能进入最深处。那就是你的一个错误,阿尔弗雷德,你把你的内心完全向我敞开了。”

阿尔弗雷德微微动了动手指,他像是被人击昏过去一样神志不清,躺在涤纶的红毯上。他朝着亚瑟的影子虚抓了一把,什么也没有。他努力站起来,动作慢得像是只树懒,好不容易站起来又倒到了沙发上。

还是模糊的,只能看见亚瑟模糊的脸。他大致看到的是一间白房间,墙角栽培着一盆铃兰,高雅式风格,金色和红色交相辉映。

只有声音是清晰的。

“为什么在这里呢?你自己清楚。”亚瑟一步步走进他,俯身半趴在阿尔弗雷德的身上,膝盖顶在他的胯间。“别试图清醒,这里是你的潜意识,只有刻在这里才是最深刻的记忆。”

“为什么… 忒修斯…”他哑着嗓子吐露出不完整的话语,他好像是一条金鱼,在水里游的金鱼。景物凹凸,朦胧至极。

清醒啊,清醒过来,阿尔弗雷德。

但是他的眼皮是粘的,在加上亚瑟呼出的温热气息,他更加做不到这一点。

“听着,阿尔弗雷德。忒修斯是一个计划,由我父母主导。艾德琳·柯克兰和霍尔·柯克兰在我出生后被政府抹杀,所有资料都留给了我,保险起见,我将它一分为二放在两个地方。”

“一部分在这里,另一部分藏在我们原来住的房子。我假死后,原以为英政府会放弃寻找文件,但是我错了。他们对忒修斯的追求已经鬼迷心窍,找遍了房子,最后竟然从客厅镜子的夹层中找出来。加上今天他们掠走的那份,他们凑齐了。”

“俄罗斯方面也很有野心,但他们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放弃了忒修斯计划。但是还有一个人,伊万·布拉金斯基,动机是什么我不太清楚,这你就得问王耀。他很危险。”

“那忒修斯…到底是什么…”他抓住亚瑟的肩膀,最后无力地靠在他的肩上。

亚瑟抚摸着阿尔弗雷德的颧骨,指尖划过他的眉梢,轻轻合上他的眼,来到嘴角,大面积划过他微薄的唇。他凑得越来越近。

“简单来说,就是置换基因,指导哨向能力。阿尔弗雷德,还记得你离奇消失的哨兵能力吗?”

“我…”他迷离地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心中的烦躁感越来越强。

“平静点,烦躁只会让你混淆记忆与梦境。”

“那弗朗西斯…”

“这不关弗朗西斯的事。噢时间过得真快,”亚瑟抬手看了看腕表。

“Let's have dinner.*”

 

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坐上了旋转木马,转过了他的一生才到达最开始的起点。他从黑暗中醒来,摸索着,始终没有头绪。

光线穿过他的眼皮,他慢慢地清醒起来。他吃惊地发现自己竟然是站着的,原来我这次没倒下去啊,他想。

太过虚幻了,却又如此真实。像是一只寄生虫吸附在自己脑内,总有那么几个想法挥之不去。他觉得他和亚瑟谈了几乎半个小时,可事实上他只站了一分钟。晚饭时间啊…对了,亚瑟呢?

他一瞬间慌了神,四处喊着亚瑟的名字,无人答应。最后他在草丛里找到了他。

“阿尔弗雷德…救我…”

泪水从他的眼眶中溢出,他蜷缩成一团,可怜巴巴地乞求着。

*这是Sherlock里的梗,food=sex。

本来是想开车的,但是会爆字数x车只能明天开了【一脸无辜】。能给个小红心吗也许明天的肉会很香w

评论
热度(54)
©麋_Do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