麋_Doe

“Do you trust me?”
“With everything. ”

【APH】忒修斯之船

  • 哨兵向导

  • CP:米英,露中,法贞

  • Author:麋

  • 上一章:08




09

白色的列车启动时发出巨大的轰鸣,四个男人突然从另一辆车冲了出来,连续打倒站台列车员跳入车厢,旅客尖叫着扔下行李缩到候车厅,大包小包的物品纷飞,场面一度十分混乱。防暴警察倾巢出动,这可是个大车站,他们上级不允许有任何伤亡报告出现。警笛呼啸,仅仅一分钟警车就把车站围得水泄不通。

站长连忙呼叫列车长要求他立即停车检查,接线的另一端永远是冷漠的女声。列车已经发动了,他们眼看着车一溜烟跑远了在地平线远方缩成一个点,无可奈何。

“你为什么不把这辆车顺便给包了?”弗朗西斯奔跑中问王耀。王耀咬着饼干,含糊地说:“穷。看看我为了你们这群狗崽子只能吃饼干当早饭。”

“它可能已经被包了。十个哨兵,八个向导,每节车厢起码五个特工,八节车厢。”阿尔弗雷德放出白头海雕在列车上空来回盘旋。“现在怎么办?”

“凉拌。”王耀没好气地搭话,也许饼干噎着他了。“抢位置呗,看看哪几个坐不住的。弗莱彻和戈登在5号车厢6列A座和B座,周围一圈都是精英。”他的手指在手机屏上上下滑动,调出由信息部传来的资料。“你们自己看看。”他把手机向后一扔,亚瑟慌忙去接,手打了个滑正好落到阿尔弗雷德手中。

王耀脱掉自己的大衣,里面只有一节单薄的衬衫,露出算得上是性感的锁骨和脖颈。他身材很好,西裤包裹着他修长的大腿,白衬衫更加彰显他精瘦的腰。他走到5号车厢的第一排,装作在寻找座位的旅客,弯下腰带着歉意地笑着,柔顺的头发沿着肩膀的轮廓垂下。他对一位女士说:

“那个,很抱歉…您好像坐错了?”

女士一下子就惊住了,她支支吾吾地想去翻车票,王耀抬手就是一根麻醉针,顺带了她旁边的那位男士,整套动作流畅而无声无息。亚瑟等三人随后赶到,看到的只有两个熟睡的人塞在座位底下。

王耀重新穿上他的大衣,若无其事地坐在那两个座位上。弗朗西斯扯着嘴角,“你能道德点吗?”

“我很道德,他们身下垫上了一层毯子保证他们睡得舒服,我敢说他们睡眠质量比你这一个月来都好。”

阿尔弗雷德那边则更为温柔,他把列车员弄昏了舒舒服服地和亚瑟坐在列车员室,就在05车厢和04车厢之间,天知道他是用什么手段。

于是只剩下基尔伯特和弗朗西斯。当弗朗西斯收到来自基尔伯特的消息说他藏在了行李柜上方,弗朗西斯满脸黑线。他看见一位男士旁边还有座位便过去搭讪希望他能让自己坐在他的旁边,那位男士很大方地让他坐下。事实证明这个决定再糟糕不过,因为那个男士是个gay烦了弗朗西斯三个小时。

一切准备就绪。

 

一个小时过去了,基尔伯特在行李柜上翻了个身,折腾出一片物品倒下的声音,沉沉睡去。

一个半小时过去了,阿尔弗雷德的手支撑不住自己的重量倒在了亚瑟身上。

两个小时过去了,王耀再也忍受不了了,从走廊穿过敲了每一个人的头。“你们清醒点,别忘了任务!”

阿尔弗雷德揉着眼睛抱着亚瑟说胡话,基尔伯特偷偷从柜子上爬来,还撞到门板上疼得他在心里骂了门板制造商一万遍。弗朗西斯以去厕所的名义溜出来到了列车员室和大家汇合。

“我们不能这么干等下去,到了站他们说不定会耍什么花招,只有在车上他们跑不了,如果有直升机之类的技术部会通知我。”说完他透过玻璃窗朝目标方向望了一眼。他们谈笑风生,保险柜就放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周围三个保镖围绕而坐。他重新摆正身体,四个男人认真地听他接下来的发言。

“根据技术部的可靠资料,那两个男人,都是gay。所以…”

“所以你要让我们其中一个去勾引他们以取得资料?”弗朗西斯整个人都快崩溃了,他刚从一个gay身边逃离。他承认他是双性恋,但经受了一次摧残之后他有点儿心理阴影。

“正确。别这样弗朗西斯,我知道你长得帅但是人家不喜欢你,因为你有胡子。对比那两人的前男友,他们喜欢金发绿瞳身材较瘦小的男人。”

四个人同时把目光移到了亚瑟身上。

亚瑟瞪着眼睛想装作没听见,阿尔弗雷德摇了摇他的肩他一拳打向阿尔弗雷德的脸。阿尔弗雷德一脸委屈,把求助的眼光投向王耀。王耀深表同情却无能为力,转而从随身携带的箱子里取出一套衣服扔给亚瑟。

“穿上吧,为了大家。”

亚瑟心想,这他妈是什么破理由?他瞬间脸就红了,慌忙退却,可四个男人联合同一种可怜兮兮的目光看着他。操他妈的等我回去和这些人没完。

他一咬牙,跌跌撞撞跑到厕所里换上。皮衣,皮裤,还有一对祖母绿耳钉,新潮而不失高雅。他利索地换上衣服,皮裤紧紧包裹着他纤长的大腿和富有爆发力的肌肉,勾勒出屁股漂亮的弧度。衣服边是一条条布丝,点缀着他柔软的腰侧,脖颈上还有一条黑色的项链,让他整个人达到了一种微妙的平衡。

他走出来,胯部随着每一步摆动,脚底是一双微高的皮鞋,让他显得更为高挑。阿尔弗雷德在列车员室眼神发直,他确信他后悔了,不过也晚了。

亚瑟微笑着,唇彩在白光下近乎反光,和他的皮肤很是相称。他的头发也重新梳过,刘海向后撇,给人一种成熟而难以接近的感觉,更能挑起男人的占有欲。他走到戈登和弗莱彻座位边上,声称自己的票丢了找不到自己的座位,能不能借他们旁边的空位一用。

戈登欣然同意,他看亚瑟是一种舔舐猎物的眼神。亚瑟坐下后,他不自觉的把手搭在亚瑟肩上,甚至一路往下,搂住了亚瑟的腰。

阿尔弗雷德看得都想摔掉手边的一切物品,手机,水杯,如果有可能他都想把王耀从车上扔下去。

“你去哪里?我是埃弗顿·戈登,那家伙是诺曼·弗莱彻,不来和我们喝一杯吗?”他举起手中的酒杯,向亚瑟致意。亚瑟坐在戈登旁边,伸手摩挲戈登举杯的手,靠着戈登慢慢俯下身喝尽了他的杯中酒,还故意弄出很大的声响,戏谑地舔了舔嘴角边的残留液体,他的身体几乎是擦着戈登的外套。

“阿尔弗雷德·F·琼斯。”他随便地报上了阿尔弗雷德的名字,“去伦敦。介意我再来一杯吗?”

摄人心魄的绿瞳直勾勾地盯着戈登,惹得戈登痴迷地看着亚瑟的眼睛,不知所措。他把身体又向戈登贴了贴,戈登的西装之下有什么东西在嘎吱作响。弗莱彻自觉地递给亚瑟一杯酒,亚瑟呷了一小口盈满笑意说:“戈登先生,您去伦敦做什么呢?”

戈登的视线从没离开亚瑟,他的手还在向下,最后放在了亚瑟的屁股后面。他轻笑了一声,“目的地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旅途中的欢愉,不是吗?你在旅途中的所作所为,它能让你意识到什么才是重要的。”

“别这样,我会误认为你在泡我的。”

蹲在列车员室的阿尔弗雷德眼睛都能喷出火,一旁的弗朗西斯连忙给他的眼睛系了条黑布,这没关系,他还有精神体。白头海雕围绕着车厢旋转,带给他是戈登搂着亚瑟的全方位照片,他气得浑身颤抖,理智却告诉他:等待。

等到所有人都下地狱吧!阿尔弗雷德气愤地想。

亚瑟垂眸又喝了一小口,弗莱彻饶有兴趣地盯着亚瑟说:“那琼斯先生,您去伦敦做什么呢?”

“我?”亚瑟放下酒杯,用桌子上的纸巾擦了擦嘴唇,再掏出唇彩重新给自己的嘴唇镀长一层油亮的光。他的动作极为优雅,慢条斯理,光是这一个动作就足以消磨人的意志。最后抿了抿唇,“我只是去看望一个老朋友。”

戈登把自己的领子竖起来,他怀里的物体形变声再次传出,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去按住胸口。当他发现亚瑟盯着自己的时候,他尴尬地笑着揉了揉头。

“没什么。”

他把衣服整理好,甚至从来不看那个保险箱。他收紧搂着亚瑟的手致使亚瑟更加靠近戈登,他说话的气息直接呼出在亚瑟的耳廓上,激起亚瑟的一阵鸡皮疙瘩。即使亚瑟心里有万分不悦他也不能表现在脸上。

他把头靠在戈登的肩膀上,男士清洁剂的味道隔着西装钻进亚瑟的鼻孔,亚瑟一阵皱眉。他支起身体,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拉扯着自己领口,露出一大块白皙的肌肤。“戈登先生是个双性恋吗?”

他都不知道自己在对戈登进行暗示。

“如果你让我吻一下你你就知道了。”戈登勾起嘴角。他也算得上是一个风流的男人,不论是打扮还是品味都十分精心。他凑到亚瑟近前,嘴唇和嘴唇的距离近在咫尺。

戈登闭上眼睛,准备亲吻他搂着的人。亚瑟身体后仰欲躲避戈登扑面而来的清洁剂味道,右手自然垂下落在了放枪的口袋上。阿尔弗雷德愤怒地扔下手机从列车员冲奔出,门被重重地横向翻转了九十度敲在隔间墙壁上,回荡着钢铁相互敲击的令人头皮发麻的怪声。剩余三个男人尾随其后,以超越百米赛跑的速度冲向三个保镖。

双唇之间只有五厘米的距离。亚瑟的食指艰难地摸到枪支质感凹凸不平的枪座,用力一勾,手枪稳稳当当落在了手里。王耀不顾旅客的抗议,窜上邻近的一个座位举起手枪准备射击。阿尔弗雷德奋力冲向亚瑟的方向,他和亚瑟还有一定的距离。

三厘米。基尔伯特飞速掏出一把小刀对准戈登可恶的脸扔过去,弗朗西斯夺过乘客的一杯红酒,连杯带酒砸向弗莱彻。

两厘米。亚瑟提起手枪手肘向上运动,左脚发力抬腿踹向戈登下体。

最后一厘米。亚瑟一脚踹在戈登胸上,右手抬枪对准他的脑门。基尔伯特的小刀正好落在戈登上方一点的位置,弗朗西斯的红酒撒在了跑过去的阿尔弗雷德的衣服上。阿尔弗雷德顺势改道一拳打向了弗莱彻,弗莱彻吃痛地闷哼的了一声倒下,滚下了座位。

戈登被亚瑟一脚踹地撞在了列车玻璃上,玻璃应声出现裂痕。保镖们从座位上站起来准备动手,亚瑟跳起到戈登面前掀开他的西服。

果不其然,文件就在这里。

一时间枪声大作,阿尔弗雷德一枪打在了其中一个保镖的右肩上,血液飞溅到他的面颊,顺着颧骨淌下。亚瑟把文件揣在了自己怀里,脱下自己脚下的皮鞋甩在了戈登的脸上。他抓住戈登的领带,把他拉到自己面前厌恶地对他说:

“你令我恶心。”

王耀放下手枪,他现在也用不上它。几个保镖已经被弗朗西斯和基尔伯特解决掉了,但是整车的特工都在往五号车厢聚集。六个哨兵已经在他们的前后两段车厢,想象一下三秒之后几十把枪对准他们脑部的壮观场面。

他对准窗户开了一枪,玻璃渣溅出窗外成为倒影。风从缺口中倒灌而入,吹得他们衣襟飞扬,整车的警报骤响,列车减速,看来是触动了紧急停车装置。

“东西到手了还不快撤,你们是傻子吗?”王耀大喊用手挡住吹到面前的狂风,列车剧烈地颤动,红色的警报灯闪了三下,他率先跳下玻璃窗,紧跟着时弗朗西斯和基尔伯特。

阿尔弗雷德弯起嘴角,他真是爱死了这种激动人心的行动了。他抱着亚瑟扳着窗框,向刚刚来到现场的各位精英们眨了眨眼。弗莱彻和戈登揉着头部挣扎着站起,他们向阿尔弗雷德淬了一口唾液。阿尔弗雷德丝毫不在乎,向这些人挥挥手。

“后会有期!”

他松开了手,火车从他的指尖溜走,随之而去的还有清晰可闻的三十四声枪响,各种物体碰撞,和子弹打在铁皮上回弹刺进人皮肤的尖叫。他摔在了黄土上,没有受伤。

他看了看亚瑟,发现亚瑟也在看自己。他们相视一笑。

“以后我不许你做这种事。”

“再也不会了。”

他在阿尔弗雷德的怀里笑得很开心。


评论(5)
热度(54)
©麋_Do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