麋_Doe

“Do you trust me?”
“With everything. ”

【APH】忒修斯之船

  • 哨兵向导

  • CP:米英,露中,法贞

  • Author:麋

  • 上一章:12


13

“你在干什么?”

亚瑟的声音回响在阿尔弗雷德的耳畔,他的手指触摸到的是残有余温的棉絮,身下是质感结实的床。他猛地睁开眼皮,发现自己的恋人正用审视犯人般的眼神看着自己。

“我…”他刚想解释却发现没什么好解释的,一时语塞。没错,他是闯入了亚瑟的记忆,但是亚瑟也闯入过他的记忆,那么他们是不是算扯平?

亚瑟的绿眼睛盯着他一会儿,瞬间他就有种被人看透的感觉,就像是赤身裸体暴露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一样难堪。他觉得亚瑟的下一句一定是“你怎么能这么做”或者“你真让我失望”。出乎他意料,亚瑟说的是:

“你晚上睡觉一直抱着我,懒虫琼斯,起床了!”

阿尔弗雷德迟疑地看了窗外一眼,一点微弱的白光穿透窗边的轻纱,钟表的指针正指着早晨七点。他打了个哈欠,努力装作自己是刚睡醒的模样,事实也是如此。亚瑟贴心地把他的衣服都扔到了他的床边,然后认真地准备看他穿衣服。

他身体僵了一下,机械地对亚瑟说:“宝贝儿你能不能不看?”

亚瑟赏给他一个天真浪漫的微笑:“不能。”

阿尔弗雷德不得不在亚瑟的注视中换下睡衣,做/爱的时候都不觉难堪怎么现在就不自然了?当他换好了最后一件夹克的时候,他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而那个罪魁祸首正调皮地向他眨眼吐舌,然后溜回了自己的房间。

他打点好一切随身物品的时候已经是七点半了,王耀他们也刚好从走廊另一头的房间走过来。

“今天总没有什么紧急任务吧,真正的假期?”

“没有,”王耀笑着,拍了拍阿尔弗雷德的肩,“今天可以冲浪,除非某些人掉进了海里那才叫真正的紧急救援任务。”

“我们当中难道有人不会游泳吗?”他扬声调侃道,忽然想起来一件很重要的事,他自己不会游泳。该死的,好面子的美国人决不允许自己在众人面前出糗,特别是在游泳这种低智商运动中。

 

早晨九点,太阳刚刚升起,海水还带着一丝略微的凉意。一群男人穿着泳衣来到了海滩边,十分随意地把身体懒洋洋地扔进海水中。海水携带着细小的沙粒磨蹭皮肤,不知是谁先提出要到更深的地方去游泳,这群人欢呼着一哄而起,争先恐后跑向深蓝的区域。

阿尔弗雷德在后面干瞪眼,弗朗西斯注意到了这一点,不怀好意地向他挤挤眼睛也离开了。他落在后头畏畏缩缩,考虑着如何跑回海滩边去偷一个游泳圈。

可怜的他刚扫视了一周环境发现没有游泳圈,就被亚瑟拖向深水区。阿尔弗雷德现在觉得他的恋人的笑特别阴森可怕,让他浸在海水里的肌肤不禁痉挛起来。

为什么都针对我!阿尔弗雷德愤愤不平地想。

他找准机会把一群人的其中一个拉下水,可他的脚刚脱离沙滩哪怕一点他都会觉得心惊胆战,帅气阳光男友力超高的阿尔弗雷德败就败在了不会游泳。加油,慢慢移动脚步,让自己浮起来…他鼓励自己想让自己找回一点心理安慰,事实上他反而更加慌张。

一个不小心没有站稳,他向前栽倒,慌忙之中他寻找救命稻草般抓住了前面的那一个也不管是谁,而前面的那一个是弗朗西斯。弗朗西斯暗叫不好,苦着脸把手伸向了右手边的亚瑟,亚瑟没有防备,在脸快要入水的那一刻抓住了王耀的泳裤。

结果就是每个人脸上都被扇了一巴掌外加扣去本月工资的一半。

其余的人都充满恶意地瞪着阿尔弗雷德,不论怎样都要报复一把才能对得起他们损失的工资。亚瑟偷偷潜到阿尔弗雷德的背后,趁他没有防备把他整个人浸入水中,溅起一米高的水花向四周溅散。他挣扎着不住地咳嗽,头上那根呆毛也因沾了水服帖地顺了下来,眼镜上的水渍使他难以看清眼前的事物。

他看见眼前闪过亮金的发色,报复性地拌上一脚,耳边传来亚瑟的尖叫。等他擦干眼镜,他看见亚瑟委委屈屈地从水中站起,眼中噙泪,面色因呛水而通红,狼狈极了。

但是很可爱,他想。

 

当他们回到伦敦已经是一个星期之后的事情了,伦敦总部的大厦对他们来说变得既陌生又熟悉,因玩乐而放松的身心也应在踏入大厦的那一瞬恢复时刻警惕状态。

“阿尔弗雷德?清醒点,你是在工作!”这是亚瑟第十一次叫醒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全身软瘫在黑色皮质靠背椅上,闭着眼打瞌睡。亚瑟一脚踢向他的膝盖,他吃痛地闷哼一声,睁开他蓝宝石般的双眸可怜楚楚地望着亚瑟。

“再给我五分钟,让我把梦做完!我已经推倒你了——啊!”或许阿尔弗雷德又在做什么可耻的梦,亚瑟想。

这也不能全怪他,昨晚他们做完亚瑟竟然忘了王耀交代他做的表格,是阿尔弗雷德熬夜帮他做完的。亚瑟也不忍心看着他劳累过度,只好用询问的目光看着王耀。王耀想了一会儿,凑到阿尔弗雷德耳边说:

“为了让你清醒些,你和亚瑟去买些日用品,办公室咖啡快没了,以及我猜你可能需要再买些避/孕/套。”他在最后三个字抬高了音量,吓到周围员工们打了个激灵。

“好…的。”

阿尔弗雷德迷迷糊糊地答应,亚瑟无奈地看着王耀,揪着他的后领把他从办公桌上拖起。他不甘不愿地撇撇嘴,直到到了超市他才醒悟过来,他忘了要买什么。

“宝贝儿,我们老板让我们买什么?”

“避/孕/套。”亚瑟没好气地顺口回答他,其实他也忘了。

“你确定这是王耀交代的吗?”阿尔弗雷德疑惑地从货架上取下数盒避/孕/套,引来旁边美女们的一阵暧昧目光。尽管如此,之后还是采购好所需物品,得益于阿尔弗雷德身为美国人追求咖啡的天性。

进超市的时候还是风和日丽,出来时就乌云密布,天边染成黛黑色仿佛能挤出墨汁。阿尔弗雷德和亚瑟上了公交车,在他们下车的一瞬间大雨倾盆,他们奔向附近小店的屋檐下企图等雨停后再走回大厦,可天公不作美。

亚瑟拎着大袋小袋的东西叹了口气,阿尔弗雷德自觉地将亚瑟手中一半的物品接到自己手上,即使他的手原本已经够忙了。

“现在怎么办,跑回去?太远了吧。”

“那就顺着屋檐先走一段吧。”阿尔弗雷德提议道。

雨珠顺着屋檐的弧度滴落在走在外侧的阿尔弗雷德的西装上,打湿了一片留下大块深色的痕迹。他动用哨兵能力加强视觉,幸运地找到了一家有卖伞的小摊在马路的另一侧。

“你拎的东西多,你待着我去买伞。”亚瑟嘱咐道,一溜烟跑到对面。

虽说是雨天,顾客并不多,只有寥寥几个在摊位前徘徊。阿尔弗雷德透过雨帘向亚瑟方向张望,他猜想亚瑟一定是想买一把大伞,足够把他们两人都装下,这样他就不用腾出手撑伞,还可以享受雨天漫步的浪漫气氛。美国人其实也可以很浪漫,只要他想的话。

忽然他的肩膀下意识地紧绷,哨兵的直觉告诉他有人在监视他们。他蹙眉环视,果不其然,在对边的摊位上有个穿黑衣服的家伙,连体帽遮住了面部,和他在以前在超市买东西遇见的那个黑衣人如出一辙。

新闻报道…凶杀案…黑衣…他在亚瑟周围游荡,在阿尔弗雷德看来是不怀好意,甚至想要伤害亚瑟。

亚瑟选中了一把透明的伞,他试着撑起来,检查没有缺陷后掏出自己的钱包。黑衣人就在这时不偏不倚撞上了亚瑟的左肩,黑大衣在风雨中摇曳,致使阿尔弗雷德看不清他的动作。

下一秒阿尔弗雷德惊呼出声,扔下手中的东西冒雨闯过马路引来司机们的一阵叫骂。他冲到亚瑟面前,气喘吁吁,着急地问:

“他有没有对你做什么?”

“什么?”亚瑟不明所以。

“黑衣人!我看见他撞了你,他没对你做什么出格的事吧?等等,那个人呢…”他像个护崽的鸡妈妈一样警惕地环顾四周,却发现根本就没有什么黑衣人的踪迹。“不对,刚才他还在这里的…”

亚瑟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他,撑起伞和阿尔弗雷德回到对面的马路。“没有黑衣人,刚才只有我,也没人撞我。”

“可是…”

“天哪你还没睡醒啊?你一定是迷糊了,好啦赶紧回去补觉吧。”

亚瑟笑着推了推阿尔弗雷德的背。圆镜片后的目光微微闪烁,阿尔弗雷德笃定自己没有眼花,一定是有什么原因。一定有。

 

亚瑟回到办公室后靠在门边松了一口气,右手摸上门把将其反锁。阿尔弗雷德太过刨根问底,今天的举动不免又会撩起他的疑心,日后想要消除隔膜又要废好大力气。他从钱包里捏出一张纸片,上面是用蓝墨水写的花体英文潦草得很,看得出是匆忙写成的:

办公室,紧急,速回。

他把纸片扔进碎纸机里换了身赶紧衣服,对早就坐在办公桌上的穿着黑大衣的人说:

“你从来都没这么急,有事?先换身衣服吧。”

“当然有事,先给我块面包,饿死了。”黑衣人越过办公桌来到亚瑟近前,亚瑟扔给他一块面包。“伊万有行动了,他可能绑架了组织里的某个人来勒取另一半文件。不管怎么说,他的那一半和王耀的那一半加起来也只是忒修斯计划的二分之一,得确保另外二分之一的安全。”

“然而随意的二分之一文件被有心人拿到都能成为毁灭世界的武器。”亚瑟冷笑着递给他一条干毛巾。“伊万那个人说不准,我压根不相信他做这些事只是为了救他的妹妹,别忘了他当你对你做了多少惨无人道的事。”

黑衣人顿了顿,继续啃食那块面包:“据你所知也不坏,只是寿命少了点,获得的利大于弊。”

“只是寿命少了点!”亚瑟怒气冲冲地说,“你死了我也不能独活!”

“别这样,还有必须完成的事。总得有解药对吧…咳。估计十五分钟后王耀就能收到他的来信了,消息可靠。”他像是被噎着了一样咳嗽起来。

“知道了,你要是噎死了我会把你扔进桥洞里。换班了!”

“这句话我怎么听得这么耳熟…”他像是自言自语地脱下黑大衣,并打了个喷嚏。


评论(4)
热度(42)
©麋_Do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