麋_Doe

“Do you trust me?”
“With everything. ”

【APH】忒修斯之船

  • 哨兵向导

  • CP:米英,露中,法贞

  • Author:麋

  • 上一章:15




16

科里蒂在黑暗中奔跑,幽绿的应急出口的字样是她唯一照明的光源,指引她前进的方向。她一边冲下楼梯一边拨通警方号码,在一阵繁杂解释后警方立即调动警力,但想让他们把直升机搬出来还耗费了她那么点时间。她深知若不夸大其词形容成超级恐怖袭击,这些徒享安逸的警察恐怕做不了应对高级别战斗的准备。

伊万和王耀,这两个人曾经连一栋楼都毁过,什么武器都搬得出来。她的身份是前波兰雷鸣部队成员,30岁选择出来单干,以前她在视察过程中目睹了王耀战斗的全过程,也正因如此她被王耀的暴力美学所吸引,选择加入他的组织。

她终于来到一楼保安室,玻璃门之内只点了一盏黯淡的白炽灯,掀开浓稠的夜色,四周一片寂静,零星鼠窜等悉悉索索的声音如游丝般微弱。她粗暴地推门而入,在一旁打瞌睡得保安置若罔闻,还颇为享受地咂咂嘴。

“猪猡。”她小声咒骂了一句,抓住椅子脚将他摇醒,男人惺忪着眼睛,好似还在回味刚才的美梦。

“有事吗?这可是圣诞节呀…”他迷迷糊糊地发问。

“先生,楼上出事了,恶性枪击!请赶紧上去看看吧!”她装作惊慌失措的模样,可怜楚楚地央求他派人前往。男人一愣,随即被吓出一身冷汗。他骂骂咧咧,跌跌撞撞,一把抓上了放在一旁的警帽、手枪和对讲机,召集本楼的所有保安上楼。

保安匆忙跑了出去将她一个人留在了昏暗的小房间中。她目送保安离去,轻哼一声坐到保安原来坐的座位上,拉开抽屉,里面藏了一把PPS-43冲锋枪*,实在让人难以想象一个保安会有这样的枪,事实上这是他私藏的。她迅速抱起枪支,从下来的应急通道重新冲上总部。

与此同时。

格雷森正在与敌人鏖战,安德森和艾琳米娅夫妻从转角处冲出来,放出数枪支援格雷森。至此走道的敌人被消灭得差不多了,受伤的躯体足够堆成一座小山,无一例外全都昏了过去。细密的汗珠从晒成小麦色的皮肤渗出,格雷森把被汗液打湿的前发甩到尔后,发鬓早已染上花白,岁月却让他更富有成熟的性感。他趁着空档换了一次弹夹,用靴子扫开满地的弹壳。

“你们夫妻不是档案部的吗,为什么会用这玩意?”他朝他们手中的枪努努嘴。

“呃,其实,”夫妻俩一齐笑了起来,“我们是警探出身。”

原来不止自己有点小秘密。格雷森擦了擦顺着脸颊弧度淌下的汗液,问安德森:

“其他人呢?核心档案室守住了吗?”

安德森耸耸肩,他也是从卧室刚刚赶来:“不知道,但是核心档案室的钥匙在我这,他们别想挤进去任何一个人,最高级别保险不是说着笑的。况且警报灯没有亮,说明他们根本没有去档案室。”

格雷森蹙眉,他有种感觉,这次偷袭的目的貌似并不在于窃取文件,而是——

“引发骚乱!他们只是在引发骚乱,用我们来威胁去伦敦西郊的王耀他们!我们得赶紧摆平,不能给王耀添麻烦。”他低吼出声,三个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冲向楼上的大厅,主卧室通道,一切有人在的地方。

格雷森忽然想起来,他的手机貌似落在了办公室,那个遭闯入的地方。

 

低微的咽呜,促狭的枪响,惊慌的哀鸣,源源不断地从那部手机里传出。王耀握着手机的手指微微痉挛,手机因他的力度表面发生了细微的形变。铁着脸的他心里备受煎熬,他的部下在本部被人拿枪举着,他心如刀绞,却无可奈何。

“你的那一半。”伊万笑眯眯地向弗朗西斯伸出手,弗朗西斯诧异地和他对视着,一时竟忘了说话。

“…为什么你会认为文件在我这里。”他半天才挤出这一句话。

“很简单。”伊万背着手,以弗朗西斯为中心慢慢走了个圈,“亚瑟父母的研究,只有前半部分,是我和你研究出了后半部分。当你烧了研究院的时候你和亚瑟商议,将文件一分为二比较保险。一半在原址,一般人绝对猜不到的地方,而另一半,你们认为比较保险的是放在身上。中国有句古话,‘最危险的地方是最安全的地方’,最危险的地方莫过于你们自己,你们随时都可能遭抢劫。至于在谁——”

他转到原地,凑到弗朗西斯的近前,毫不忌讳地直视他的眼睛。在那双氤氲神秘的紫眸中,弗朗西斯看到了他剧烈的欲望,那是一种对死亡的恐惧,对孤独的规避。伊万他本身不怕死亡,但他怕的是死亡之后无人照顾的妹妹,这是他在三十秒内无法抛弃的牵挂*。这使他变得有弱点可寻,不被世间冷暖拥抱,也正因如此他获得了生命力最强劲的冲力,让恐惧找到自己,并化作自己的刀刃。

“在你身上。柯克兰夫妇因研究忒修斯计划而被政府追杀,因此亚瑟受到暗算的可能性远远大于你,谁会在意一个公司的小职员呢?我说得没错吧,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嘴唇微微哆嗦,几乎说不出话来。推理太完美了,没有任何错误,几乎是一台精密仪器做出的推算,这让他又想起当年在实验室里的一些不愉快经历。他的手颤得不像话,亚瑟的声音在这时插进来。

“如果要救你妹妹,你手头的那一半就已经够了,若你执意要另外一半不倒显可疑吗?你到底想干什么,伊万·布拉金斯基,你不可以重启忒修斯计划!”

“既然你谈到了这个,我们就来谈一谈你为什么不选择摧毁这么危险的文件吧。”他带着假笑,身体转向了亚瑟的方向。他的皮鞋之下是空了的弹壳,脚底狠狠碾压着这毫无用处的金属体,在地砖上划过一道长痕后踢开,弹壳撞击墙体发出清脆的声响。“我猜,你根本就无法确定这份文件的唯一性,对吗?”

“什么?”阿尔弗雷德和王耀同时惊呼出声,基尔伯特面色凝重,微皱眉宇。

“你根本无法确定,第二部分的忒修斯成品只有一个,对吗?”

“等等,这两部分的忒修斯有什么区别…”

像是有一支无形的箭正中内心,亚瑟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僵硬在原地。伊万继续说下去,尾音甚至染上了轻快。

“忒修斯,顾名思义,在某个物体的构成要素被加以替换,替换后的物体是否还是原物体的悖论。第一部分如你们所知,改变哨兵向导的基因,从而控制能力,但是这有一个条件,只能让已知拥有能力的哨兵和向导增强某部分的能力,或者让拥有能力的哨兵向导完全消除能力,因人而异。这项科技可以说是犯规,可以彻底改变人类的历史,若有更深层次的研究,比如复制人体——”

“哨兵向导的数量本来就稀少,如果他们能选出优良的哨兵加以改良,并大量复制,目的不用我说你们也知道。但这项计划对于伦理和道德冲击过大,人们不能接受和自己交往的人实际上是好几个人,他们不能理解如此超前的思想。你会猜疑,猜疑每一个自己身边的人,他们真的是一个人吗?”

你能接受吗?改良过的人类真的是你认识的那个人吗?你能接受将你唯一的爱分给好几个人吗?

甚者,当那些人交替身份时,你还天真的以为,那只是一个人。

王耀和基尔伯特震惊地说不出话,难怪政府要追杀柯克兰夫妇,这项技术要是真正投入使用,对于战争方面和基因改良方面影响颇深。他们知道伊万曾经以研究员的身份和忒修斯计划由一段交集,却没想到这个计划竟然如此野心勃勃。

“忒修斯在研究出第一个成品之后便被叫停,之后的事情相信你们都清楚。关键是,真的只有一个成品吗?你不能确定吧,亚瑟,因此你要留着文件,研究出相应对的反忒修斯药剂,将改变一部分的基因全部消除,还原到最开始的一部分。”

“是这样吗?”阿尔弗雷德担忧地看向亚瑟。亚瑟握紧的拳头不断颤抖,他低下头,良久才回答一个字。

“是。”

“但是你从来就没有成功,不然你也不会把文件留到现在。俄罗斯有更好的研究条件,不受政府控制,你把文件给我我就能研制出来,相信我。”伊万似是诚恳地说道,但似乎在场并没有人相信他。

“除非你有可信之处。”

手机里的尖叫还在持续,王耀背对着月光,抓着手机的手无力的垂下,手机因重力自然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撞击声。褐色的瞳眸黯淡无光,责任都在于他,他是领导人,容不得任何一步出错。但时刻紧绷的肩膀在最终总会松懈,没有人可以一直做好人。*

“给他吧,我没能力领导你们,抱歉。”他缓缓开口,心中的杂草在疯长,覆盖了他的一切情感。他将玛莎拉蒂的车钥匙扔给基尔伯特,淡蓝色光亮爬上了他的发尖,棱角分明的脸有一半湮灭在黑暗中。

“你的了,从现在开始。”

基尔伯特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他紧攥着那个钥匙,神色复杂地看着王耀。王耀向他微微颔首,多年的默契使他们抛弃言语,便明白对方对自己的要求与期待。

“弗朗西斯,算是我的私心,我不能拿一整个组织的人的生命去冒险。对不起,给他吧。”

弗朗西斯沉重地呼吸,最终百般无奈地叹了口气,从怀里取出文件扔给银发男人。

 

科里蒂冲上了本部大厅,大厅一片狼藉,纸页如雨般纷飞后散落一地,文件夹掉得到处都是,没有一处能露出一块完整的地砖。这时格雷森等三人也从转角处赶到,他们互相点点头,举枪小心翼翼地如蛇缓行。

尽头的隔间里传来人的尖叫和哀求,却不是他们所熟知的音色。四人一愣,更加谨慎地在黑暗中摸索到走廊尽头,皮鞭落下的脆响刺过耳膜,却没有任何一声枪响。太奇怪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

安德森首当其冲踹开木板门,警探生涯使他习惯性得架起手中的手枪准备射击,就在这时一双大手压下了黑黝黝的枪管,附在他的右手上,温和的温度释放出友善的信号。

他警惕地转头,看到的是柯兰迪憨厚地朝他笑。柯兰迪是技术部的,平时没少和他打交道,两人也互相熟识。柯兰迪轻松得打了个响指,把后面的几人让入房间。

“没什么危险的,几个雇佣兵而已,老实说还没我以前遇到的恐怖分子可怕。”他揉了揉自己的后脑勺,尽管那个地方已经够乱了。“弗莱彻和克里斯联手一会儿就搞定了,我还真吃了一惊,没想到他们以前也是S.A.S*的,干事效率真高。戴安娜正在审讯。”

“也?妈的,难道这个组织里没一个正常人吗?”格雷森瞪大了眼,“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个特种部队出身。”

“我原本也这么认为,知道我见识了这屋子里的人手段狠辣…”柯兰迪耸耸肩,用眼神指向坐在一边闭目养神的埃弗拉。“他比较正常,他是意大利黑手党家族的一份子。”

格雷森嘴角抽搐,忽然他想起一件重要的事,他随手扔掉的枪正好砸在其中一个被绑着的雇佣兵的脑袋上,这个男人瞬间昏迷不醒,戴安娜遗憾地摇摇头。

“真不禁审。”

“一会儿保安会上来,这些人真拖沓。把他们交给保安就好。”科里蒂接话。

此时格雷森望了望四周,焦急地向安德森伸出手掌:“你手机给我,快点!”

安德森被他弄得莫名其妙,但还是迅速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格雷森立刻拨通号码,给王耀回话:

“王耀,这边解决了…”

 

王耀垂着头背对众人,他的臂膀还在不断发抖。他站在被基尔伯特打碎的玻璃窗前,风从前方挤压而来吹乱了他绑得整齐的发丝。他干脆取下头绳,失去束缚的头发随风舞动,从他的角度几乎可以看见半个伦敦,金丝般的灯光一直延伸到远方的地平线。

这座奢华富贵之城还是那样的安详,沉睡在睡梦之中丝毫没有应对危机的能力,但因她的守护者日夜努力她可以尽享恬逸。他在八年前来到这里,他的使命让他建立了组织,他对这座城的温柔毫不亚于对于故乡——中国的感情。他不能辜负这里的每一个市民,就拿今晚来说,他依旧认为这样做是正确的,至少对于伦敦而言。

伊万的计划太过顺利了,这会让他麻痹在胜利的喜悦中,而他们这边的气氛又过于沉重,沉重到让他——

发笑啊。

“哈哈哈哈哈哈你们是什么表情啊,放轻松点,基尔伯特你的脸都变色啦哈哈哈哈哈哈。”他忽然笑起来,甚至笑出了许些泪水他一边擦泪一边捂着笑到发酸的肚子。基尔伯特错愕地看着他,不知所措。伊万极其细微地皱起眉头,随机舒展开恢复以往的假笑。

铃声响起,本部平安的报告随之传来。他随心地把手机扔到地上,轻快地走到伊万的面前,棕褐色的眸子波澜不惊:“你还真以为本部的人都是小猫咪啊?他们都是我精心挑选出来的,你难道真认为,我会把战局决定权寄托在和你小打小闹吗?”

一点十五分。

天边隐隐传来直升机螺旋桨撕裂长空的运作声,显然伊万也听到了,他退后了几步扭头看向不太平静的伦敦上空。浓稠的夜色被隐隐的探照灯光打散,就像是从天边挖出一个豁口,光明倾泻而下,撒在阴暗的建筑群之上。看罢多时,他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在对面的人身上。

“聪明,不愧是你。那是警察的飞机,把警察吸引过来,我无路可退,等待我的只有坐牢的命运。布局很精妙啊小耀。”

“而且还不会牵扯到忒修斯,这条老狐狸。”多年握枪磨出的老茧摩挲着扳机,阿尔弗雷德感慨地说道。

亚瑟疑惑地看向阿尔弗雷德,基尔伯特踩着一地混杂的碎屑上前一步说出他的推测:“我们因和忒修斯有关而记录在案,如果我们有什么风吹草动政府自然就会做出相应对策,例如我们去报警。但是格雷森他们记录是清白的,他们报警说是大规模恐/袭,政府绝不会怀疑到忒修斯计划上而是做出恐/袭对应方案。”

“研究院烧毁那次使伊万被划分为危险人物,禁止入境。要是他入境,会发生什么呢?”弗朗西斯接下话茬,勾起嘴角。

“终身监禁。难怪他竟然这么放心地让你把文件给他,要是他面临政府拘捕,他为了不让政府得到文件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把文件重新交还给我们。”亚瑟顿然醒悟。

“你的选择呢?”

王耀笑着,把手伸向伊万。


*ППС-43式7.62mm冲锋枪是前苏联苏达列夫工程师设计的ППС-42式冲锋枪的改进型,1943年正式列为苏军制式冲锋枪。

*出自《导火索》,原句是:从前有人对我说,别要任何附属品,在你生命中,不应该有任何你不能在30秒内抛弃的东西。

*出自BVS大超对路易斯说的话。

*英国陆军第22特别空勤团SAS(Special Air Service)是 大部分现代特种战术的开创者,所有现代特种部队的楷模,以能在短时间内准确而高效的完成任务而著称,同时也是世界上最好的特种部队。是目前所有特种部队中任务完成率最高的。

 


今天发了两篇,为得是明天完结x快夸我!!(←一个发玻璃渣的人没资格说话)

评论(5)
热度(40)
©麋_Doe
Powered by LOFTER